谁做神仙谁饮酒。

【张安/ABO】纯属意外 02

*题源 戴佩妮《纯属意外》

*张a安o,ooc抱歉

*01



安文逸眼中满是雾气,像蒙在了镜面上,只隐约的有张新杰的轮廓跳动着。

“本场比赛兴欣战队再胜一次!不得不说,的的确确是叶修带回了一群黑马。”

脚步声隔着门板逼近,张新杰置若罔闻,紧箍着安文逸瘦削的身板,舔舐着年轻的肌肤,泛红,微颤,敏感得出奇——比一般Omega的发情更甚,只因为面前这个人是张新杰,喉头的声音卡得死死的,手臂也再无力推搡挣扎。

休息室里电视仍在直播。

“只是本场比赛中小手冰凉新人在团队赛中有些不稳,看来还是缺打磨。”

安文逸的眸子一凉,暗了下来,将下颌支在张新杰肩头,微微溢出点压抑的呻吟,任由张新杰的摆弄。

“真想,标记你。”张新杰破天荒地说出这种话,安文逸的手指狠下力地抠住他的背,在他视线不可见的范围内合上了眼,他自己何尝不想一直紧拥着这个前辈,而前辈却仿佛毫无心思,直至今日。

张新杰的皮肤很好,因为作息规律而鲜少油腻,与安文逸的耳廓摩擦着,几乎是要起火一般的温度,把安文逸的灵魂都要蒸出了躯体,将以上帝视角看着这场荒谬的滑稽戏。分明是一场意外,却能被做作得如此深情,全然无力去笑,安文逸也并不那么习惯去嘲笑任何人,包括自己。

他感觉到颈后的疼痛,张新杰唇齿分毫不差地落入他的触觉内,信息素淡雅得过于清高的气味渗入他的鼻腔,有些不知何年何昔的眩晕。张新杰大概不喜欢太甜的东西吧,他想,但他的信息素却像儿时喝的甜牛奶,搅和了原有的氛围。

临时标记完成,休息室内的混合气味跟着排气扇离去,张新杰面色如初,还细心地替安文逸理好衣襟。活像个前辈。与方才相比。

安文逸皱着眉,却说不出什么话来,反身打开门想逃走,看见门口并肩站着韩文清和叶修。他低下头退回室内,被这三人注视着,感觉从头到脚都是冰凉的,毫无温度,毫无生气。

张新杰说得那样轻松,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他说:“队长,叶队,安文逸已经没事了,可以走了。”

韩文清的目光在他身上走了一遭,甚至要窥探阴影他里低垂的双眼,好像有敌意。

叶修叼着烟四处看明明很普通且常见到的休息室,表明他在不耐烦,想离开。

安文逸突然“唰”地起身,说:“谢谢前辈,添麻烦了。”身子却僵直得不能动弹。

2016-11-16 热度(88) 评论(4)
评论(4)
热度(88)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