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做神仙谁饮酒。

【喻黄/暗恋】take your time

【源于Sam Hunt 《take your time》
【通宵未睡orz



-I couldn't just walk by
是那个夏天,喻文州记得很清楚。
他们都还在训练营,黄少天俨然一颗新星,来来往往,和喻文州擦肩而过时留下的或是冷气,或是热风,都掺着青柠味道。
仿佛整个训练营只他一个人挟着这气息,否则喻文州也不会总在两头开窗通风的走廊里辨别出黄少天的出现,然后待他风风火火走过自己身旁时,装作意外模样,扭头看一眼。
若是可能,定要多看几眼。
喻文州渐渐不想只是正好错开经过,哪怕是一点的交集,一点点都好。
因为那样一定可以多看他几眼吧。
就像一个剑客一样的眉眼,英气十足,也不乏青春活力,眸子里浮动跳跃的光点就是证据了吧?或许还能算上那总有悦目弧度的唇角。
不想只是做路人呢。喻文州这么想。

-Everybody here knows your name
大家都叫他“黄少”,魏队有时直呼其名为黄少天,有时心情极好,叼着烟也叫着“少天”。
少天,少天。读来让人不由自主尾音上扬,笑也不自禁了。
喻文州隔了几米看他对着屏幕做练习,认真而冷静,那样子让喻文州记得很深——黄少天干净的眼眸还会映出屏幕上动作灵活的剑客的身形吧。
据说将来会成为蓝雨的队长,尽管有人觉得他话太多了,但,黄少天确实很厉害呢,厉害得心服口服。
而且,训练营里的大家都认识他,队里的职业选手也愿意和他PK两场。
真好。喻文州有些羡慕。

-I know it starts with a 'hello '
那天喻文州看他看到走神了,直到黄少天亲自走过来,伸手在自己眼前摆了两下,才幡然醒悟,他离自己这么近。
近得能在恍惚间听见心跳声。是自己的心跳加快了,一下又一下,敲击在左胸前。
“嘿,你好啊。怎么感觉没怎么见过你?还是我们没说过话?啊反正都无所谓啦,我叫黄少天,年少的少,蓝天的天,好记吧!”一回神看向他,他就开始说话了。
喻文州微笑着听完,心里回应着,当然好记,我记了一年。
“喻文州,文学的文,广州的州。你玩得很厉害。”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喻文州加上了那句称赞。
黄少天嘿嘿一笑,挠了挠后脑勺:“好我记住了!玩得比职业选手还差些呢!我可是想当职业选手的人啊!”

-Tell me to go to hell
喻文州也想成为职业选手,大家都想,这毋庸置疑。然而喻文州只比别人弱,他的手速是恒久的硬伤。
所以每次和黄少天PK,他一定会输。不过仅是看着他得胜的欣喜模样,喻文州的内心也会满足。
那天是黄少天掀起了训练营和魏队的车轮战,一群小家伙自然是赢不过魏琛,最后黄少天和吞云吐雾的魏琛用起了嘴皮子PK。
喻文州只是突然有这么一个想法。
他站起来,走向魏队。
“我可以,打一场吗?”
魏琛抬眼打量着这个不太熟悉的小子:“成,来吧。”
喻文州险胜。
和自己明明已经熟络起来的黄少天看过来了,对视,少年眼里那种复杂的情绪,喻文州心知肚明。
好像,被讨厌了。

-We don't have to cross that line
那只是年少无知之时的一件事罢了,喻文州当上队长,黄少天并不是屈居副队长之位。
喻文州看着他几乎十年如一日,有窃喜,也有莫名的感慨。
黄少天是一天比一天更黏喻文州了,每天队长前队长后,然而喻文州的微笑不曾敷衍只是加点刻意的疏离。
喻文州想,我们还是不要太近吧。

-I just wanna take your time
客场比赛常是舟车劳顿,大巴上喻文州能清醒地看看总体赛况,预判局势,黄少天就歪着脑袋睡觉。
歪着歪着,就倒在喻文州肩头,顺理成章。
喻文州感觉肩头一沉,也只无言地保持微笑。

2015-05-10 热度(8)
评论
热度(8)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