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关注!
主要更新摄影和全职w

【喻黄】Army 4

*题源 Ellie Goudling 《Army》

*师生设定 1 2 3

*When I'm with you, I'm standing with an army.


黄少天回到班发现桌上堆了不少零食和卡片,同学笑嘻嘻地逗他,说有好多女生来送明信片。他一拍脑袋想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而喻文州好像还不知道。今晚最后一项活动,八九不离十,会是被架起来送到升旗台享受一次阿姆斯特朗回旋式,男默女泪的场景。

他很认真地把别人写的生日祝福看完,放进一个专门的牛皮纸信封,所有高中校园里别人给他的小纸片都在里面,也有魏琛以往不知道什么时间段溜过来在他桌上留的便利贴,龙飞凤舞地唠叨着他不好好吃饭的事儿。就好像是封存起来的人情。

英语科代表麻利地发卷子和答题卡,喻文州准时出现在窗外。有人开玩笑说,每个班都像一部《1984》,玻璃窗就是电幕,即使班主任出现的极有规律,也还是带来老大哥的威严,头顶都有一句“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黄少天一抬头,直接和喻文州对眼,他挠挠头发想装作看风景好好做题,而喻文州冲他招手,他不置信地指指自己,喻文州点头。

他认命地往外走,嘟囔着:“什么鬼,喻文州真的要神出鬼没阴魂不散了……”

喻文州把门推开站在那儿等,教室外数台空调主机轰隆隆的声音立即钻进来,木门吱呀呀地勾起了一片目光,黄少天背负着一身别人的好奇出去站在喻文州面前。

喻文州说:“我觉得你不用做阅读书了,练字吧。周测完来办公室,我把字帖给你。”

“描红吗?”黄少天留有一丝侥幸。

“自己用英语本临摹,慢慢来。”喻文州看到后黑板上密密麻麻的“今日寿星”祝福,“算是生日礼物,还有魏主任要求必须吃的蛋糕,最好早点,放办公室可能会化了。”

黄少天睁大了眼,喻文州觉得很好,笑了笑:“去周测吧。”

“好,好……”黄少天转身走到门口,又扭头补上一句浑身不自在的话,“谢谢老师!”


他坐下来的时候被好奇的吃瓜群众问了些常规问题。

“干嘛干嘛,老师还说着说着就笑了?!”

“Gay里gay气??”

“……不存在的好嘛,你们的男神逼我练字,他嫌我了。”黄少天作颓丧状把下巴抵在桌面上转着笔看题目,在别人压低音量笑的时候,他在心里想着蛋糕的样子,想着喻文州给他提了一个蛋糕到教学楼的样子,隐秘地抿着嘴唇高兴。写完了题目以后,黄少天把答卷翻来覆去检查好交给了组长,起身就要开溜,被人拽住手腕回头一看是同桌,迅速抽开了手。

“干嘛?”

“你溜哪儿去?”

“喻文州要我写完周测去找他,大约是要点操吧……”他扯了谎,简陋又敷衍。

“点操你这么积极?周测还有20分钟呢。”

“哎我,喻文州很心机的,他肯定知道我写得快啊,不然就选择课间抓走了。反正也很无聊,办公室的空调比较凉快。”

“……你走吧。我看老师不会要骂你,你是low一个水准的心机boy。”

黄少天没再反驳拌嘴,嘿嘿笑着跑走,他一开门,看见喻文州从隔壁班门口漫步出来。

他撞见喻文州的时候总是不知道从哪儿开始说,站在原地一副准备听令的姿态。

“写完了?那一起去办公室吧。”

“啊,好。”

“给李华写信写得怎么样?”

“呃……写得急,书写大概……”

喻文州笑了,又笑了。他现在偏偏笑的没有任何恶意,只是纯粹觉得此情此景有意思,也不笑出声,一动嘴角,就扮出个好看的笑来。黄少天扭过头去,觉得无力解释,什么都欲盖弥彰了,反正他是想要吃蛋糕。

“总之是还有时间,有什么问题一起解决。”喻文州把蛋糕先拿了出来,“尽快销赃,毁尸灭迹。”

“遵命!”黄少天弯下腰兴冲冲地动手去解包装上的缎带,纸盒展开来,黄少天的手碰掉了一朵白色奶油的拉花,他自然而然地把手指放进嘴里吮干净,抬头时对上喻文州的眼睛,一下望得很深。

喻文州已经把字帖从架子上抽出来了。他的办公桌在男老师中算是鲜有的整齐干净,他这个人也是清爽利落的与众不同,此时对视,都看得到对方那样不动摇不躲藏的瞳仁。

“坐下来吃吧。”喻文州的视线没有停留太久,在他身上过了一圈后,把字帖随手放在桌上,转身去把垃圾袋换好。

黄少天端着蛋糕去翻看字帖,没想到是喻文州新买的、为了送给他的,扉页上替他写好了名字,还有一行英文的生日快乐和日期。字很好看,汉字笔画干净,字形端正,英文写的不是具有装逼意味的花体,而是流畅的草字,一串下来也是别人都看得懂的,莫名的有几分凌厉。

“写黑板板书是不是很累啊。”他突然想到喻文州在课上拿着粉笔的时候其实不多,通常只写临时提出的拓展内容,什么派生词、同义词、相似搭配的短语,没有一点停顿地在黑板上就列了许多,最后给必须记下来的打上勾,笑吟吟地看着你用目光逼迫你低头做笔记。

“还好,但我写不快,尽量用课件就不耽误时间了。”

“做课件,会不会肩周痛、脊椎疼?”

“历史老师就有腰间盘突出,我不看晚自习的时候会先看看你们,再去跑步。”

很自然的对话,平等又平静,黄少天问什么他都认真地答,一时间黄少天含着写了“生日快乐”的白巧克力不知道还能问什么,他不习惯现在这个场合下的安静。

“想当老师?”而喻文州发问了。

他嘎嘣嘎嘣地吃掉巧克力,有点头绪,把蛋糕和奶油搅得一塌糊涂:“好像也可以,但超越不了你岂不是很没面子。老魏嘛……不想和他比。”

“有想法是最好的,也还不怕,还不着急。”喻文州单手撑着桌面看他。

“为什么你总说‘不怕’、‘慢慢来’,你什么时候会着急?”

黄少天把最后一小块蛋糕递出来,喻文州摆手,抽出一张纸巾帮他擦了擦手背。

喻文州说:“我最近,经常为你着急。”

就算说出来了,你暂时也还不知道是怎样的心焦和思虑。



2017-06-13 热度(76) 评论(2)
评论(2)
热度(76)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