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做神仙谁饮酒。

【张安】渴 2

*书生x锦鲤


最该死的是家中那只传信用的鸽子,已经成了死物,怎么联络叶修成了问题。

好在是叶修每月十五来一回,今日已是十三了,再过两日大抵就能见到。

而大变活人这一出,还有更多麻烦,张新杰觉着头疼。

“先生怎么了?不妨说与我听。”安文逸对他自是关切十分,虽然涉世不深。

“你踏进我家,这吃穿用度该怎么办?”

“无碍,先生,我……有池塘有水就够了。劳烦您操心了,也给您添麻烦了。”

“那便好。”

果然还是一尾鱼啊。张新杰松了口气。

“先生,我仍有一事相求。”

“但说无妨,只要我帮得上。”他这样开口,比以往面对陌生人时慷慨了千百倍而自己还未曾察觉。

“想先生能教我东西,若是不便也没关系,能看着就好了。”

“这几日且先这样,后天叶修会来,我们再做商议。”

安文逸似乎有些勉强地答应下来,安慰自己,一日也好,算是在先生身旁的。

晌午时安文逸进屋来,并未因太阳而露出不适,张新杰也就少些操心,让他往书架上寻本书来读。

安文逸好像天生识字,只是要领会含义还要些时日,读书时小心地用气声念出来,磕磕绊绊,而捧着这本《论语》又极认真。他全览在眼里,“赤子之心”四字毫无预兆地跳出来。

当晚,果真如先前所言,安文逸打了声招呼掩上门往池塘去了。

张新杰说不好奇是假的,却硬是按捺下来在烛火下读着书,之乎者也的大道理满脑子乱蹦,一个字都静不下来。

索性搁下了,一看那书页上题的字,正是白天安文逸读的孔夫子语录,也愣了片刻。

他推开门,望见天上星月许下点点光亮,在水边映照着安文逸的模样,好不安静。

有传说讲那东海鲛人,他看安文逸也不像。此时安文逸半身浸在水中神游八荒,仍维持着人的样子,只发丝下的脖颈处有鳞片样的纹路暗暗闪烁,举头望月时黑发在水面拂过,惹下涟漪圈圈点点。不久时便睡着了,他姿态也放松许多,手肘支着上身,衣裳松垮,领口微敞着露出一片鱼鳞与肌肤交汇渐变的样子。

此番情境擒住了张新杰的心魂,一时间竟难以动弹。他不想承认被一具少年身体所构景象诱惑至此,而事实就烙在他脑袋里。他从不好情色之事,虽也不是避而远之,但头回这样无可自拔。

该是由于这孩子是鲤鱼化做的,而非凡人。也许将来还用上丁点玄妙之术,同叶修的小把戏一样。

他读过那么多书,还是想象不出来同这少年一起度日会怎么样。


TBC


憋不住!请新杰快点开始带小孩儿吧

2018-05-20 热度(19) 评论(2)

【张安】渴 1

*题源 孙燕姿《渴》

*架空古风灵异 书生x鲤鱼


安文逸,这是本不该有的名字。

安得广厦千万间,但求文人墨客,铁骨风逸。

第一次遇见,张新杰在绢条上徽墨点缀紫毫游走。这不是严格意义上的遇见,因为是单方面的。这绢条放入信鸽身上的竹筒中,不料被有心作恶之人射下鸽子丢入张新杰屋舍后的池塘,晕开了一片墨色。

张新杰分明是看到了自家晒成干的鸽子躺在土上,却只是不甚明显地紧了眉头,一拂袖,压下怒火转身进屋。

安文逸那时刚刚悟出怎么化人,一尾长不大的两指宽锦鲤摇身一变,出落成弱冠男子。他蹚在水中,不慎因绿苔滑了跤,也不被池水湿了衣裳,赴身去捞那片绢条,字迹模糊却如珠玑刻在他心里。

回身要上岸,恰逢张新杰悔了又出来,拿着扫帚想拨过来。

“敢问阁下是何人?”

“……在下,”安文逸望了望手中的绢条,递给张新杰 “……安文逸。”

张新杰心下诧异,名字与相貌都似有教养的,却连屈身也不带。而安文逸日日只见他,自然一招一式做人的道理都是向张新杰学来的。张新杰又向几个在塘边相会的人屈身作揖过?那可都是挚友。

这才是相遇。

“鄙人张新杰,字异先。“

安文逸暗自念叨,知道,知道,眼珠子转也不转地提着笑意在看张新杰。

张新杰皱起眉来,安文逸顿感不妙,回神来拱手道:“不曾有字号,冒昧打扰先生,小生初到此处。”

这些文邹邹又繁复的东西,他好像天生喜欢似的,脑子里都熟络着,却还只是懵懂,不实在明白。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算作什么,该不该遮掩些许,两手空空一身干爽地杵在水池边叫张新杰满心不解。

欲言又止,张新杰口中的字句好像是打乱了重新排列的,掌中的绢条耷拉着:“不如,先进屋来。“

“多谢先生。”安文逸垂眸谢过,那点高兴的颜色全没挡住,都要溢出来了,湿漉漉又亮晶晶的,像他身后干净的池水。

张新杰边沏茶,边尽力除去自己这满头雾水。阅过那“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的戏本,却无论牛鬼蛇神都不信,此时突然多了个少年人在自己家中,便是哪里都觉出不对劲来。

“你从哪里来?”

“我……”安文逸也要再三思忖,是直接抖了老底,还是先瞒上一阵子免得吓到人家。

“嗯?”

“先生当真想听?怕唬着您。”

张新杰摇头,这孩子这般小心翼翼。

“你尽管说,我一个书生,手无缚鸡之力,百无一用,能将你怎的?”

安文逸又摇头。

“我就是打那池塘里来,先生才不是百无一用。”

对话停滞了一阵,张新杰说服自己找个逻辑出来。

“你是叶修搁进去的那条鱼吧。那家伙果真是……整日搜罗古怪之物放在我这儿。”

安文逸眨了眨眼,懵懂之色尽显。

这不是第一次张新杰接触到人以外的通灵性的东西了,但他第一回不得不信了叶修说的鬼话。


TBC

存了点补了点,发出来先

2018-05-19 热度(22)

纯属意外
翻出了封面
其实印刷文件早就做好了
一共是8p
预想的是
A5 骑马钉 道林纸内页 哑光铜外封
印量四五十我都怕糊墙quq
但是年底才可能回国



悄悄糊上tag想看看有没有人

2018-05-12 热度(10) 评论(4)

月底就回国了,想印个小料,圣诞节或小安生日前后发

张安的纯属意外

不知道有几个人能看到QAQ

基本只要付邮,这种想法,别的都我自己来做

占tag抱歉!!

2017-11-06 热度(6) 评论(12)

【张安/ABO】纯属意外 05(完)

*题源 戴佩妮《纯属意外》

*张a安o,ooc抱歉

*01 02 03 04


“文逸。”

张新杰说话的时候还没彻底将安文逸放开,安文逸掩在他怀中的脸泛着红,他忍不住去碰了碰安文逸的脸。有很多事情他从未做过,有很多话他从未说过,竟有一天有一人突然点通这些方面,让他打破“张新杰”这个符号,做一个展露出情欲的成年Alpha。

安文逸微微抬头从张新杰手臂间抬头,脸庞上还有可爱的色彩,让张新杰想再吻一次,但他没忘记安文逸还是个处在发情期的Omega,他闻得到安文逸身上隐约的自己的气味,满意地把安文逸的头发整理好。

想了好一会儿,张新杰才说:“我……”

张新杰居然有一天这样不果决。安文逸一扫白日的不快,抿着嘴唇笑。

毕竟是为了他。

“我们可以交往吗?”

张新杰认真严肃又试探畏缩的语气像是一个学生在老师办公室借活动室的钥匙,安文逸听着很高兴,自己都察觉不了,红了耳朵。

“前辈果然还是不一样的。”

安文逸伸出双手环住张新杰的脖子,轻轻拢住那些碎发,其实也没干透,想来匆匆忙忙。他仰头主动去吻了一下张新杰,笑容使他看起来甜蜜得像他的信息素一样,让张新杰难以释手,却又木愣愣地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是舔了舔嘴唇,把甜牛奶沾在嘴角的味道都好好收藏,一点也不放过。

他还在笑,逐渐长大的小孩对在生活中犯了小失误的哥哥就是这种笑,依赖信任又包容钟爱。

张新杰一下子就忍受不了仅仅是站在这个地方看着了。

他想伸出手去触碰,去探索。

安文逸扣着他的手指,把两个人丢进昏暗闷热的安全通道,他相对于张新杰的年轻气盛容许他这样去引诱一个自己喜欢的人。

他们接吻,伸出手来钻过衣衫,在朦胧与混乱间追寻着真实与激烈,手指在脊梁和腰背上逡巡,所有的边角弧度都可以延伸进心间,楔在灵魂里,从此变成相互容纳和拥有。

张新杰从双唇的吻转为用齿来镌刻,啃噬着安文逸延后的脖颈线条,将仔细咀嚼和吮吸后的美味吞进腹中消化,然后构成细胞和更多更多的身体部分,揣进胸腔腹腔头脑,紧密相贴,血肉相连。

安文逸完全自愿地配合着,他不会舍得挣开现在的怀抱和吻,不会非要充足的空气不可,不会非要张开这张嘴为了说话和愤怒。他沉溺于此刻,起起落落的灵魂不怕落水不怕缺氧,因为有人用双臂将他紧紧箍住,捧在这个世界的平面上不至于坠落。

如果此刻足下燃起大火,也将赴身。

意外总是躲不开的,这若是命运,那最好不过。


End


写这里一直在循环HighasaKite的Lover Where Do You Live ?

2017-07-11 热度(87) 评论(14)

开个点文

限已关注的小伙伴们~截止7.5
可以炖肉 不限paro 千字
cp喻左 叶右 张安

占tag抱歉🙏
最近自己这边的事情差不多办好了,有时间了

2017-07-03 热度(6) 评论(13)

【张安/ABO】纯属意外 04

*题源 戴佩妮《纯属意外》

*张a安o,ooc抱歉

*01 02 03


张新杰果然来找安文逸,先是客套地到叶修房间说话。

“哟,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啊。晚上好。”叶修笑得是真开心,拿了瓶冰镇矿泉水给张新杰,一旁的魏琛盘腿看电视,喝着冰红茶冲张新杰露了个不带节制的大笑脸。

“前辈晚上好。”张新杰点了点头,接过矿泉水,预感叶修会让人和他在话语间JJC一场,一探虚实。

而什么也没有,叶修突然是大开绿灯放行,还有贴心提示。

“小安在旁边的房间。”叶修抬手指向一边,“和小乔一间。”

张新杰这厢不禁想起队长说的话,手指抓紧了这瓶水,凝结的水珠沿着指节滑落。

他别过叶修魏琛去敲隔壁的门,报上名字,里面电视机晚间新闻的声音骤停。

灯光昏黄映得走廊空间狭小,只有抽风机和空调发出低频率的声波,然后大概就是他想见的人,踩着地毯一点点靠近,步子不快,却也不稳,拉长了时间,让张新杰的心脏从胸腔里挣脱,在耳膜边奋力跳着,要挤满了这个空寂的酒店走廊。

然后“咔”的一声,弹簧和滚珠运动,漏出白色LED灯的光。

他说:“你来了。”顿了好一会儿,又说:“晚上好。”

张新杰屏息等着话音落地,等得要喘不上气,微微张了口,像缺水缺氧的鱼,度秒如年。

安文逸有点被吓到了,舔舔嘴唇不知道还能塞些什么话到这个时空来,垂下眼睛反手虚掩上了门,往张新杰的方向站出一步。

然后阴影投下来,支离破碎,穿过两副眼镜,放大的瞳孔收纳了更多光线,色彩斑驳,模糊地跳跃。两个人交换着嘴唇的温度,只是平淡的接触,而唇纹都要相契合。他们陷入了一刻的难舍难分,红色的暧昧与羞赧环绕着他们升起,在逐渐同步的呼吸中踩住鼓点旋转,而后眩晕,下沉,在缓慢冗长德无声乐章里起舞,升腾,紧拥在一起的心踏着烟云和月色从走廊尽头的窗口逃逸,离开尘土和重力,去往皎洁又纯粹的地方。

他们之前都在做什么?那时是酝酿还是浪费?

安文逸猛然明白张新杰失控的原因,在某种程度上,他也渴望过真实的接触,让手臂相交,让胸膛贴紧,都是赤裸的爱慕,而非仰慕。半推半就的休息室意外,那是叶神的戏谑,而此刻,他享受这个人在这儿,他肯接纳这个人在这儿。

可以试试看,既然这个人是他。

可以共度许多时光,同行许多远方。




做了点小尝试~字数根本不能控制我啊orz

2017-06-04 热度(76) 评论(7)

【张安/ABO】纯属意外 03

*题源 戴佩妮《纯属意外》

*张a安o,ooc抱歉

*01 02


“文逸,我今晚会再去看看你。”张新杰这台词很差劲,并且又多看了安文逸一眼。安文逸觉得冻成冰块的血液被通通击碎,在身体里扎得怪疼,但他终于能动弹了,点了点头咬着牙逃离。

和他估计的恰好相反,叶修在走出休息室后一副心情大好的模样。

“叶神……”他不禁想开口问,但又觉得唐突。

而叶修轻松地扭头回应他,还笑着拍拍他的肩:“不凶一点,新杰都不知道努力争取。咱们家的奶妈不能随便嫁的。”

安文逸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是嫩了许多,大神现在是队长,是为自己好的。

“走吧,我看小乔那紧张的。”

他点头,有些愣神地跟着走,心里在幻想,张新杰又是不是真心为他好,今天这举动,就是在公共场合宣告了他们之前根本没有的“关系”。而张新杰对他来说,原本是偶像、前辈、对手。现在他们站得这样近,甚至说出亲昵的话。

这才唐突吧?他皱眉,一脚踢上了停下步子后预备回头的叶修的鞋后跟。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安文逸摸了摸无可调整的眼镜架,干巴巴地说:“对不起。”

“不要紧。”

“我说,小安啊,你不会是情窦初开吧?看不出来吗,新杰也就看得上你了。”

好像是在打趣,又好像是认真的。大概姜真的是老的辣,安文逸吃不透这些被誉为“心脏”和“战术大师”的大神的言外之意,还只能致力于“职业级水准”这个目标,而心力不足。

新杰,叶神对别人有蛮多古怪又顺口的称呼,这个尤其好。

安文逸的声带和唇舌一定乐于读出这两个汉字,它们会甜到心底里,就像甜牛奶一样,即便齁着了也放不下。

 

张新杰看着叶修带安文逸走,呼出了无意识中压着的一口气,放轻动作关上了门。他无暇考虑记者会,竟然可以被一个人填满了脑袋,一定是那种难以挥去的催人情发的Omega气味在作祟。

他的身体再次跌入沙发,一些褶印提示着名叫张新杰的人刚刚冲动地做过什么,就此斩断了退缩的后路。

“挺好,叶修没反对。”韩文清把矿泉水递给他,“准备记者会吧,身上的味道别唬到人了。”

对于之前的事情,韩文清不动声色,几乎可以说他了解叶修胜过了解张新杰,但每个人都是具有各向异性的晶体,他只窥探得到冰山一角,虽然也不尽容易。可他作为Alpha刚才被难得失控的另一位的Alpha弄得够呛,扭头却发现某Beta一副无知觉得样子。

是让人有些生气,又的确是这个脸T没错。韩文清又变为心安理得。是叶修的话,很多事情才得以被解释得科学合理。

张新杰和安文逸两个人的终身大事,叶修一定会尽力撮合。

自己都无法意识到自己在和对方眉目传情的两个人,就是网上所说需要“按头小分队”出动的。

充其量是推波助澜。韩文清正确预测了叶修给自己轻松开脱的理由。

“小安,你想,今天这个虽然是意外了点,但也不是坏事。我们要做好心理准备,放长线,钓大鱼,嫁给偶像,打趴霸图,走上人生巅峰。”叶修笑眯眯地说话,回身利落干脆,站在记者会入口给安文逸递水,“你现在也已经是职业选手了。”




要不要开发一下韩叶……?

2017-06-03 热度(79) 评论(8)

【张安/ABO】纯属意外 02

*题源 戴佩妮《纯属意外》

*张a安o,ooc抱歉

*01



安文逸眼中满是雾气,像蒙在了镜面上,只隐约的有张新杰的轮廓跳动着。

“本场比赛兴欣战队再胜一次!不得不说,的的确确是叶修带回了一群黑马。”

脚步声隔着门板逼近,张新杰置若罔闻,紧箍着安文逸瘦削的身板,舔舐着年轻的肌肤,泛红,微颤,敏感得出奇——比一般Omega的发情更甚,只因为面前这个人是张新杰,喉头的声音卡得死死的,手臂也再无力推搡挣扎。

休息室里电视仍在直播。

“只是本场比赛中小手冰凉新人在团队赛中有些不稳,看来还是缺打磨。”

安文逸的眸子一凉,暗了下来,将下颌支在张新杰肩头,微微溢出点压抑的呻吟,任由张新杰的摆弄。

“真想,标记你。”张新杰破天荒地说出这种话,安文逸的手指狠下力地抠住他的背,在他视线不可见的范围内合上了眼,他自己何尝不想一直紧拥着这个前辈,而前辈却仿佛毫无心思,直至今日。

张新杰的皮肤很好,因为作息规律而鲜少油腻,与安文逸的耳廓摩擦着,几乎是要起火一般的温度,把安文逸的灵魂都要蒸出了躯体,将以上帝视角看着这场荒谬的滑稽戏。分明是一场意外,却能被做作得如此深情,全然无力去笑,安文逸也并不那么习惯去嘲笑任何人,包括自己。

他感觉到颈后的疼痛,张新杰唇齿分毫不差地落入他的触觉内,信息素淡雅得过于清高的气味渗入他的鼻腔,有些不知何年何昔的眩晕。张新杰大概不喜欢太甜的东西吧,他想,但他的信息素却像儿时喝的甜牛奶,搅和了原有的氛围。

临时标记完成,休息室内的混合气味跟着排气扇离去,张新杰面色如初,还细心地替安文逸理好衣襟。活像个前辈。与方才相比。

安文逸皱着眉,却说不出什么话来,反身打开门想逃走,看见门口并肩站着韩文清和叶修。他低下头退回室内,被这三人注视着,感觉从头到脚都是冰凉的,毫无温度,毫无生气。

张新杰说得那样轻松,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他说:“队长,叶队,安文逸已经没事了,可以走了。”

韩文清的目光在他身上走了一遭,甚至要窥探阴影他里低垂的双眼,好像有敌意。

叶修叼着烟四处看明明很普通且常见到的休息室,表明他在不耐烦,想离开。

安文逸突然“唰”地起身,说:“谢谢前辈,添麻烦了。”身子却僵直得不能动弹。

2016-11-16 热度(87) 评论(4)

张安太太们look at me

就是……以后凡张安cp向我都可以负责校对啊

那种全本任何错误都可以校对的那种

文法排版手癌都揪得出来的那种

轻微强迫倾向的那种

为了张安qaq

占tag抱歉!但是真的是认真的!!

有需要的话可以私信!

不出意外每天都会登录lofter的!!!

非常认真的!!!请相信我!

2016-10-16 热度(8) 评论(12)

【张安/ABO】纯属意外 01

*题源 戴佩妮《纯属意外》

*张a安o,ooc抱歉

 


与霸图的比赛并不轻松,安文逸不断进行操作的手一直可见地颤抖着,强行让呼吸的节奏恢复正常,却更加艰难。

 “哈......” 

荣耀的字样最终出现,团队赛夺得胜利,代表着兴欣终于能进入决赛,安文逸再无精力和体力支持他站起来,靠在椅背上,嗅着比赛席里队友中alpha的气味,脸色更是不佳。 

发情期就这样在比赛之中到来,真是没有一点点防备。任眼镜从布满汗珠的鼻梁上滑落,他扯了扯嘴角,只哑着嗓子干咳了两声。

 “还好吗?要抑制剂的话,我去拿给你?”乔一帆率先凑过来,十分关切地望着他,不知道是哪只手给他递了一张纸巾擦汗,又是哪只手给他端来一杯温水,但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感受到一个战队的作用不仅仅是凝聚战斗力。也许同伴比恋人更重要。 

叶修刚走出比赛席,注意到身后正在发生的事情,这个有些迟钝的Beta看了一眼另一边霸图比赛席的张新杰,什么也没说,跟着去把安文逸扶到选手席上。

 “带小安去休息室吧,吃点抑制剂先解决了?”陈果在一旁,看一眼叶修,像是在征求他的意见。叶修眼神往霸图那边飘,众人跟着看过去都明白了——张新杰正眯着眼将视线转向这边,有站起来的趋势。 

“在这里就好……一帆,抑制剂……谢谢。”安文逸垂下眼正要接过抑制剂,被另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按下。 

安文逸身体不禁颤了一下,抬头看着来人,嘴角艰难地勾一个弧度。 “前辈好……怎么过来兴欣这边了?”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兴欣两个字眼被咬成重音,安文逸倔强地仰着头,张新杰的脸仿佛蒙上寒霜。 

 手陡然被抓住,他从不知道这个极节制的前辈有这样大的力气,疼痛感甚至强过发情期的困扰。  

“去休息室,有我在,不许用抑制剂。”

无法拒绝,从最初的相识就是混乱,从来没有把握过主动权,却在不知不觉中被张新杰这般缜密的心思笼了。


  “唔,前辈……张新杰!” “别乱动。” 

 从锁好门起,张新杰的举止更不加克制,安文逸像被死死困住,身不由己。

  这吻从未尝试过,不是霸道,是丝毫不允许的掌控,只有张新杰会这样按部就班地入侵,嘴唇,牙齿,上颚,舌根,安文逸的灵魂都要被勾了去,不由自主地跟着他行进,去探求摘取禁树上的果实。 

张新杰见安文逸已完全投入其中,从口腔中退出来,扯出一丝丝缠绵的唾液,晶晶地缀在安文逸唇上,转而对那敏感的颈部展开攻势。

Omega愈渐浓郁的信息素气味使张新杰难以自持,心疼他刚才赛场上的坚强和倔强,只想完完全全地将他占据,放在心里最柔软的地方,用最坚固的堡垒保护。

  “前辈……”安文逸不断这么叫着,皮肤上传来的触感使声音中带些颤抖,他意识到Omega对于Alpha不止是一昧的臣服,会心甘情愿地落入alpha怀中,将自己交付。 

 “小安,我想标记你。” 张新杰的动作停在安文逸后颈,本以为会进行临时标记的人说出这样的话。

 安文逸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地发慌,想到这是休息室就无力地捶他一下。 “现在不行。” 

 

end....?

嗯心情好
但是文风已经不对了qqqwqq
爱我别走(尔康手)

2015-06-28 热度(122) 评论(12)

【张安】8分40秒

【全肉

【雷点多,慎


传送


之前被查水表查的很是心塞

2015-05-17 热度(11) 评论(15)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