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年了,遇见你很高兴。


日常:喻黄 叶受 张安 摄影

【喻黄】花一开满就相爱 08

*题源 那英《花一开满就相爱》

*军队paro,BE

*喻文州第一人称,回忆向

* 01 02 03 04 05 06 07


到达黄少天所在的地区时,我已经失去了时间概念,睡了一路,昏昏沉沉的,连同行的人也没看清,缠着绷带屈膝坐着睡得不甚舒服,只是尽量不在转移时做拖油瓶。

原来这队人马,都是传说级人物了,大概打个招呼,基本都是认识的。韩文清、叶修、张新杰、李轩、田森,还有一个叫安文逸的医疗兵,一个叫刘皓的通讯兵。张新杰托我把这两个照看好,他要跟着行动。

刘皓很机灵的,开口喊“喻哥”,我笑着答应,还没听过这样的叫法。安文逸只叫“前辈”,毕竟是校友,我大了他近十岁。

我们三人在一辆车里,刘皓说着笑话。安文逸渐渐地不那么紧张,三个人每天分别检查三次重要设备和物资,我还是很难平静,被迫地又找回了时间,一点点计数。

直到叶修把一个形象狼狈又凄惨的男人甩在车前盖上。

汗涔涔的张新杰皱着眉把大高个田森和状态不太好的李轩塞进车说:“小安,你给喻医生搭把手。李轩右小腿骨中了12毫米的子弹,摁不住的时候让田森来,刘皓发消息回去。”

安文逸细心地拿出毛巾给张新杰,迅速确认了张新杰的情况,抿着嘴唇点头。

这五人之中叶修和田森情况最好,只是体能消耗大,韩文清、张新杰、李轩分别受不同程度的枪伤,已经做过紧急处理的样子,还能撑会儿。

叶修点了支烟,侧身去看韩文清染血的绷带,被韩文清拍开,三个人围着那个叛徒摆开架势。

他们的声音像从罐头里传出来的,只有打人的时候车身轻微摇晃才发出无遮掩的响声。

我大概猜得出这是个怎样的故事,线人出卖了黄少天,使他下落不明、命悬一线。他们在黄少天的地盘找到这只自称山中霸王的猴子,应该气得不轻,就下了点狠手,让人现在终于害怕死亡说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闭上眼睛把身子放松下来,刘皓问我怎么了,我摇头说:“累了。”又坐直了把李轩坏死的组织一点点切除,麻药注射剂量不多,李轩现在还有闲心看看车外的“审讯”现场,而很快他会像发炎时那么疼,张新杰和我会统一意见不注射止痛药物。谁都说不准还会发生什么。

田森在说李轩,“一会儿有你疼的。跑那么快,结果在拐角就撞上枪子儿了吧。现在蔫了吧唧的,回去还不知道你那些亲战友是不是给你送换洗衣服还要顺带笑话你的。”

“谁还没吃过枪子儿的?”李轩失血而不太精神的脸上弄出个嘲讽的眼神。

我点头:“那当然。”

突然安静了会儿,他们没有一个人提及生死未卜的黄少天,心照不宣地挂记着,也许挂着弹夹就会到上级那儿炮轰司令部。很难想通这个任务给少天去做的理由,为什么会产生这个任务?为什么是前途大好的黄少天去?为什么这伙单兵精英能假公济私地出派?为什么我会有资格在这里?

我低头包扎,安文逸收拾着用过的东西,金属制品碰撞着,虽然浸了血,也还是听起来冰冷的。有点像在手术室,没有闲话可说,只有主刀医生和护士交接工具。

“麻烦你给韩文清处理下吧。”我敲了敲车玻璃示意韩文清,安文逸应声后开始准备。

李轩开始疼得皱眉,田森不安地往他身边挤了挤,刘皓停下手扭头看车外,韩文清和我对视了一眼。

他以为这是山雨欲来,但干渴了太久。

我只能是知道了无需多言的结果。






咳咳520快乐,发个侧面玻璃渣。

2017-05-20 热度(24)
评论
热度(24)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