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做神仙谁饮酒。

【喻黄】花一开满就相爱 05

*题源 那英《花一开满就相爱》

*军队paro,BE

*喻文州第一人称,回忆向

* 01 02 03 04


黄少天眯着眼睛等他要的时机,他能计算得很好,我相信。

“行动!”距地面1.5米,全员落地,他下令时挥动的手掌迅速回到扳机上,枪托压在肩窝。

我就回头看了这一眼,跳下机舱。

交火即刻展开,令人惊诧的速度,但明确的任务分配使得物资的携带和转移所受影响甚小。找到掩体后和方才主动请缨搭档的兵开始前进。

叫郑轩的小伙子枪玩儿的很好,后来发现是个懒散的热兵器专家,就是近身的时候一副无奈无辜的倦怠样子,让第一次见的人会不放心,其实他总是粗暴地从脑干或咽喉插入刀刃,然后三棱的空隙里涌出血来,他甩甩手就摆脱别人,臂力可见一斑。现在很少人选择以三棱军刺为主,这样的捅刺动作要求速度的话太暴力,伤口缝合在野外环境也不容易。在他手里,终究还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郑轩抬起手掌指前,迅速埋伏,我跟上前。

血腥气味在灌木和土壤间弥漫,清早留在树叶上的水露沿着脖颈滑入,消失在作战背心和外衣间。那个躲在草间的家伙一脸自信的模样,他脖子上的金属项链闪烁着,头部在电子瞄准镜里恰是正中央,一呼吸后我扣下扳机。

这双止血的手正用来穿透血肉,我看见额上弹孔处的血。

而不再动作的尸体以被拖动的势态突然倒下,郑轩在另一方向点射解决——那人身后的搭档终也倒下。丛林里响声打乱,我的方位被郑轩保护起来,敌方看人眼低,很好。

“营地外侧我军已形成包围,突破!”

频道里有弹壳掉落在机舱金属板上的声音,掺杂着一些忽远忽近的枪声,他说话的声音伴随着胸腔的共鸣,听得出来,黄少天的攻击会保持紧密和精准,可以让队员们安心。

“A7就位。”手指指腹下的枪身被体温温暖起来,一个人头算是开局试手,感觉还不错。

“A8就位。”不远处郑轩露了个迷彩色的笑脸,掀起眼皮冲我示意。

“A4就位。”“B2就位。”……

“A1就位。行动!”黄少天的声音再度出现,随后电流的声音都散去,频道里一片寂静,而谨慎又充满着侵略性的坚定步履在和草木、敌人交手,或明或暗都惊心动魄。

郑轩前去查看刚才清掉的虾兵蟹将的装备,放在野路子上足够好,却不是制式也不够挑得起黄少天的这群兄弟。胜算有了把握,郑轩来了点精神,兴冲冲打掉几个他眼里的菜鸟猫着腰冲我招手,他主动开口讲话。

“等会儿就捡那些出头鸟,打爆算了,看他们真是压力大……”

“好。”我无声地笑。是个神人,如果少天的队里这种人一抓一大把就吓人了,还是少的好,一个黄少天,一个郑轩,已经能够让人见识到三区骄傲的资本,旁的人能有两分模样担起特殊任务就绰绰有余了。

 

这伙人来得不猛,但来得蹊跷。所以就算是丁点胜利,也不及担忧来得分量够。

通讯员给黄少天弄来了很多资料,并且是必须装在档案袋里的。

他坐在木箱上转着笔,手上那架势估计和玩刀一样的轻松,但皱着眉头,裸露在外的小臂肌肉紧张得明显过分用力。我不能掺和他们那些事情,今天足够逾越了,所以只趁随队军医检查的时候给他找了点水喝,随后两个人一起走开。

军医叫徐景熙,和郑轩熟络,看得出来。那几个对郑轩松散样子嫌弃的眼神是温热的,嘴上可以骂咧几句,但事情不会落下。不难怪郑轩都上心地钩来相处。

“他恢复的快,没办法否认的,但得压下他,不能去做那些不是非他不可的事情。”

“黄少就是仰仗这点东西,烦他,什么都爱操心,郑轩的钝感力分他百分之七就可以少进8次手术室了。喻哥,你说动他一下,我只能算白叫嚷。”

“好,好。”我听到他的称呼,只好笑,一点不生分,有少天影响的后遗症。

他摆摆手说“拜托务必一定搞定黄少”然后去看那些受了轻伤包扎笨拙的家伙,神色嫌弃,动作仔细,在一群玩弄兵器的家伙中间很是活络,是近似一颗佛心。

 

“少天。”

他早抬起了头在发呆一样地看着能见到天空的缝隙,我知道是件很难断决但已经有结果的事,他想说服自己。

我站在旁观者的位置览尽此刻,只好轻轻地叫他一声,我不知道是不是被需要。

他竟然丢下笔站起来向我张开手,没有说话。

黄少天,喻文州,这两个名字是不可能绑在一起的,恰好能互通心意是老歌里的那句“人生几何能够得到知己”的珍贵,也不是我们这两条命要得起的东西。他那时是要去潜伏,时长和危险程度等比的任务,他那时才多少岁,这个任务做下来,牺牲了新闻上也见不到名字。还好是只剩我,一块碑一张相片还是能摆出来放在自己心上,留给他的这群兄弟。

我听着他的呼吸,不舍得闭上眼睛,这不是小说里说的那样,会更加强情感,我不需要。我要好好看看他,他的头发在慢慢强烈的日光下显出浅浅的颜色,他的气味在蒸腾一样渗入我身体里浓度低的地方,他的军装肩线有棱有角地突出着军人的身姿,他的后颈上皮肤的细小绒毛覆盖着人类相比于其他物种十分脆弱又坚韧的身体。

这一分钟,胸膛里的温度被死死压下,我怎么都舍不得。

黄少天闷声攥着我的袖子说话。

“喻文州,等我回来应该是春天,我要跟你一起回家去。”







这应该是个万字短篇的,今天写到最后几段有种“是他们在这样做”的感觉,就算在听pop也有点缓不过来。今天写好了时间线。其实还有魏方、郑徐的故事,但战争底下,他们几个不会有小我的幸福的。

还有2更左右吧。这个题目取得一点都不好……虐到自己吐血。

2017-04-23 热度(45)
评论
热度(45)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