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关注!
主要更新摄影和全职w

【喻黄】花一开满就相爱 03

*题源 那英《花一开满就相爱》

*军队paro,BE

*喻文州第一人称,回忆向

* 01 02


我感觉得出心跳加快,却一点声音也不敢出,期盼少天先说点什么。

他浑然不觉似的仰倒在病床上,手指摸了摸缠着纱布的位置,咧嘴自言自语。

“我当时以为差不多了,十年前我没死真是命大。突然有很多人涌上来把我抬走,我知道我认识他们,可是每张脸都是模糊的,看什么都是暗暗的发红,肚子那儿像被开了个口子,烧得疼,还在继续撕裂,越疼我想起来的越多,就像是死前的走马灯。我没有很好的记忆力。手术灯打下来的时候,眼睛又干又疼,看到那个轮廓的时候,我突然清醒又明白。”

“这样就是死而后生吧。”

我只好又一次深重地呼吸,检查的幌子也只能用于自欺欺人。

他继续摩挲着还没拆线的伤口,一针一线都还在,是我镇静地呼吸着充满血腥气的空气时缝上的,止血钳拿开时前端的血几乎是要沿着手套滑进衣袖里。一腔热血尽捂热了我的心。

“喻文州。”他冲我笑,我无奈地看向他,鲜有地觉出些不知所措。

“前几天我做了很过分的梦,梦见我可以拖着你去锻炼,跑完4公里回来,你帮我擦伤口,累得一软,生生来了个壁咚。”

他忍不住笑,面上红了下。

你看,他就是这样,说这些事情的时候总自己先笑。

我知道他在想什么样的画面,我的梦里应该也期许了很多年,怀中要有当年瘦削的少年,永远被他体温依赖着衣襟。

我把步子迈过去,放好检查表,窗口的风撩着他的发丝,让我耳廓发痒。捉住他柔软的双唇后我只可凭本能去反复磨动,薄得透露出军人凌厉气质的唇间却极快丢了方寸甩出不平稳的呼吸,拨动着我的心跳。

我怕他太紧张又扯着腹部的伤,明明病房里干净整齐,两个人的举措却都如乱麻一般纠缠不清,不禁好笑。

单膝弓起,压在床沿在上靠近他的身体,手肘抵着冰凉的金属床架护着他的头,心里满意地加深了吻他的分寸了。我知道他定是红了脸的,那种柔和的温度丝缕浸透空气,用吐息在我耳边诉说时光里硝烟和思念。

黄少天的缄默也是娓娓动听的,对我来说他的声音就像蜜糖,少年时被淹没在蜜罐里的幸福像是回到了身边。浅显易懂却最不可错过的情感就是这样来的,多年后重演,我这次能熟练地将他捧到心房,用血肉和搏动喂养保护。

此去经年,战争还未死去,黄少天军人的天职还活着。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见他,不想做任何坏的打算,只想带他一起守望日落月起,悉听春风秋雨。

“少天。”

“嗯?”他好像知道我想到哪个地步了,抬起手来碰了碰我的颧骨,笑得眼角溢出光芒来。

我觉得咽喉发紧发疼,痛苦抱团,在肆意蹦跳炫耀。

是不是所有的同事都和我一样喜欢先考虑最差的结果?分明现在我拥着他亲吻,窗外有玉堂春花开得显眼,却让忧虑压榨着从前无动于衷的悲伤。

我伸手去拂他的泪,只说:“我们要打胜仗。”

2017-02-04 热度(43)
评论
热度(43)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