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年了,遇见你很高兴。


日常:喻黄 叶受 张安 摄影

【周叶】没那么简单 05

*题源 黄小琥《没那么简单》

*杀手设定,BE,年度狗血坑

*前篇


“周泽楷。”

他听见又遥远又熟悉的声音,希望没有猜错,是张新杰。

右手笨重地晾在空气中,疼痛无孔不入。这个严苛的人总是记得不给他打止痛针,以避免对神经造成损伤。微微弯曲手指却无力睁眼,他知道,自己在发烧。

“周泽楷,起来吃药。”

他身体中的肌肉像被雨水稀释过,零散得像蜉蝣。

有烟味的手臂托住他的后背扶起身来,贴心地垫上枕头,却一声不吭。

清水对他的咽喉来说有如甘霖,只是冷得过头,不禁瑟缩着身子,药片艰难地攀过喉头坠入食道,留下长久的苦味儿。

周泽楷想张嘴说些什么,清嗓用的声音也干涸了,只能睁眼看到昏黄的光,思绪飘忽到《春光乍泄》里何宝荣对着台灯发呆的那一幕,黎耀辉在巷子里和本地少年踢球的那一段,最后都离散天涯,说出“不如我们从头再来”也挽回不了。最初是为什么要看这样的旧电影呢?

“再睡会儿。”叶修拍拍他左手手背,靠近来疲倦又温和得哄着,周泽楷平静地缩回被窝里闭上眼,感觉捂汗捂得胸闷,耳朵和脑子还好使得很。

“右手伤口在雨水中泡了很久,发炎了,我能保住基本生活能力。”

“也就是说,枪王准头没了,玩儿刀也没力气了,背摔也不能用右手?”

叶修没往下构建排比句式,周泽楷听着平静的对话不动声色,他心如明镜,叶修有点于心不忍,还得拿自己的身份控制自己的情感和仁慈。

送走张新杰,叶修叹口气也在屋子里荡悠老久。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懂得冷,挤进周泽楷的被窝里小心翼翼地把他受伤的手搁在腰上,抱着他,像快成精的老猫,算计着利弊,黏人得不行。

“小周,你身上很热。”“你身上太凉。”周泽楷动了动眉毛用气声回话。

他讨厌各怀鬼胎的样子,像子弹一样直接的可预计的轨迹比较符合他的心意。呼吸声像白噪音一样催人入睡,他要活要死都得明明白白。

“叶修,你的任务。”

叶修没吭声,周泽楷用干涩喑哑的低音在陈述句里问了他这样一个难以表述的问题,话语节奏缓慢但调子不耐烦。风声四起,周泽楷善辨真伪,两年的时间使得叶修的档案加上保密,平常机关不能查看完整内容,消失那天带走的一切都完好无损的回来了。他们都这样精明,只是周泽楷不愿算计。

“我的任务……我要把你带走。”

他用对于周泽楷来说冰凉的嘴唇作为含糊其辞的交易,他的筹码充足得很,却又个个威胁着自己,恰符合了“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他这样以为:周泽楷要么被判有期徒刑,又么像自己一样转型升级,作有证人身份的被保护者,一个警察。只是要尽力为周泽楷博得优势的立场,开始慢慢站不住脚,土崩瓦解。

周泽楷毫不动容,纵然是闭着眼也可知叶修俯在他身上自如的姿态。有谁能像他,对峙的身份还来亲昵万分?总将自己的命放在高空钢缆上赌博,赌两头的天时地利人和。周泽楷学不来,抬起左手揉了揉叶修的头发。

周泽楷在这两年不沉寂也不风光,只是适时作掉两个道上的出头鸟,解了业内人士的心头之恨,钱财就没少过,但房子却不换。

这身份,长年累月不换房子自然危险重重,奈何缺德事儿叶修都做了跑了,赖不到这样一个帅哥头上,善后也不容易,只得作罢。

周泽楷的右手还在阵痛,维持着让心脏肌肉收缩同步的频率,和呼吸一起稳定着。

“他们选错了。”周泽楷说。





猜猜看,到底谁是什么身份。

2016-12-10 热度(16)
评论
热度(16)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