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做神仙谁饮酒。

【喻黄】花一开满就相爱 01

*题源 那英《花一开满就相爱》

*军队paro,BE

*喻文州第一人称,回忆向

*



那件事情在我的工作中确实令人印象深刻,但也不足以牵肠挂肚吧,于是在他初愈后就此别过了。

但那时战争反复无常,14个月再一次打响后,己方并非上次一样处于有利地位,他只是比往常更加勇猛一样,这次的伤更重,直接连夜从前线送回基地医院,恰好我此时被分配留在医院且作为他的主治医师。我相信这是命运的选择使得我和他能够多次的相遇,虽然,这只是第二次。

他确实伤的很重,上一次的旧伤也被破开,疼痛是必然的。再次见到他,已经是三四天后,具体原因是他嫌小护士换药战战兢兢的,话倒是不唬人不伤人,只是有点多。因为好奇所以去看了一眼,没想到已经这样生龙活虎了。

有些无奈地摆了摆手让小姑娘出去,接过药品和他打招呼:“中校,早上好。”

他动了动眉毛,有些傲气又有些高兴地回我:“喻长官,别那么见外嘛,直接喊名字就好,你帮我换药吧,麻利点儿就行了。”

我一时不知怎么称呼才好,他轻拍了下我的手臂,自觉地仰在病床上撩开病号服将腹部伤口露出来:“快快快,给咱们部队的珍宝少天换药,要不是这受伤部位自己手不方便,哪儿用得着劳烦您呢。”

“好,少天。”被他逗乐了,上前去把纱布一层层取下,应该是我的手在清晨太凉了,他的腹肌显得很紧张,我知道这样会疼,手掌在空气中虚着点点他腹部示意,“这么急着换药要去做什么?放松,不然一会儿更疼。”

“我急着归队呀,不然老魏那家伙又得叨叨我,可不是所有人都像喻长官一样通情达理,说不打麻醉就不打的,你手术速度确实慢,疼了好久呀,不过技术好还是名不虚传的。”他的口气像在评价一家面馆的老板,夸得口若悬河,只是在这儿不用付钱,所以也没有争点便宜的必要。

以前听方前辈说第三军区的魏上校找了个好苗子,玩儿匕首比使枪还利落,性子跳脱得很,想来就是眼前的人了。

“少天,你是第三军区的?”

“是呀,不比文州你,后勤人员也美名远扬,老魏天天说‘你看看人家方世镜的徒弟,再看看你!’哎,弱小的心灵。”

他模仿得和方世镜前辈描述的相差不远,像是故意应着那声“少天”说出“文州”这样的称谓。

剪刀放在金属盘上发出清脆的声响,笑着琢磨该怎么收场。

“在打什么坏主意?”他突然坐直身子,一双眸子亮晶晶地盯上来,近在咫尺。

“你得再留三天,明天别让我看见纱布上有血渍,想快点好起来还是要老实点的。”言罢不自主地敲敲他脑袋。

“喻!长!官!你太心机了!”他捂着脑袋叫嚷,像十多岁的少年。

我的指尖不知何时落在他温热柔软的唇上,他惊得失声。

“嘘,别人还没起床。”

好像静止了很久,阳光渐渐浓烈起来,争抢着淹没干净的病房,浸润着我们的灵魂,像被一起融化在蜜糖罐里。我想不出什么理由在这个宁静美好的时刻抽身离去,有些担心会像抽去筏塞,这些时间和画像汹涌地奔走离开,恢复成原来普普通通的水面。

不知道当年方前辈碰上了一个怎样的伤兵,我撞上了黄少天,想邀请他来我的世界久居。

2016-11-23 热度(54)
评论
热度(54)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