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年了,遇见你很高兴。


日常:喻黄 叶受 张安 摄影

【周叶】没那么简单 04

*题源 黄小琥《没那么简单》

*杀手设定,BE,年度狗血坑

*前篇



第二日两个人一块儿去了熟悉的早餐摊儿,跟乐呵的大妈打了声招呼后就坐下了,看着一群猴急的上班族和学生,并排坐着的两个人难免有些突兀和太过不着急。他们之间确实没有哦那么多可以说,仅是静坐就可以把时间填充得满满当当的。

“可以坐这儿吗?”

陌生的声音,周泽楷放在叶修大腿上的手一紧,抬眸颇有敌意地看向声音的主人。

叶修习惯性地“啧”了一声,点了点头,桌子底下却将手压在周泽楷之上,周泽楷转过头来,眼底忧色浓重,反过来攥紧了叶修的手。

叶修长吁一口气,没说话,点了根烟看似悠闲地看着对方,周泽楷却低下头看着自己脚尖——实则看着整个桌板下的动静。

长着大众脸的男人不合时宜地出现在这张桌子跟前,面对周泽楷奇怪的反应却神色平静得太过火,没过多久便执匕首钻过金属桌脚直奔叶修的大腿。

电光火石之间,周泽楷卖命般不假思索地用右手去握住利刃,在皮开肉绽的同时发力将局面反转,压下手腕斜切入对方的腹腔底部,温热的血液滴淌在叶修的裤子上缓慢地流动、渗透,令他冷不丁有些呼吸不畅。

周泽楷分明是嗅得出这一切不正常的,却还是用血来换取他的安全。他不清楚是不是高估了自己还是低估了周泽楷。

周泽楷话少,让叶修也总是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话,遮遮掩掩了很多年的很多秘密哪怕不再重要也不会措辞,大概沉默总是能扼住叶修的咽喉无法发声,而非由于不说话而造就沉默。

对方直了眼,没想到叶修身边有这么号凌厉残忍的人,从喉咙里挤出疼痛难听的声音。

周泽楷左手夺过叶修的烟,深吸一口,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那名失败的无能的杀手,右手插进裤兜里紧着手心止血,尼古丁和焦油麻痹着他的神经,没有太多事情能让他面色变化。

叶修难做风轻云淡,低下头又点一只烟,跟上周泽楷的步伐敷衍着早餐档大妈的问话。

 

周泽楷的样子仿佛血不是从他身上流出来的,被刀刃穿透的神经不是连接着他的大脑的。叶修不知道过去这两年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变得这样吝惜一条人命乃至一小块皮肉。

“去张新杰那儿。”叶修看着他给自己留下侧影处理伤口,左手用得跟右手一样灵活,双氧水滴滴答答溶着血液低落,光线不好,但他也看得到那样一道长而深的伤口。

“以后再说。”周泽楷像是斟酌过才说出这句话,声音一点儿没颤,甚至于轻松地能微微转过头冲叶修笑,眼眸里映着些明亮,令人为之惊艳,“去换衣服。”

屋子里血腥味十足,两人的裤子在清晨就都被血浸透,可见不是个良辰吉日啊,叶修腹诽,看见外边是升不起太阳了。他换好裤子,发现周泽楷自己托着受伤的手看向他,他知道在清晨青蓝的光线里会有一幅怎样令人垂涎的景象,那是静止而横亘岁月的美好。他克制不住,走近去吻了周泽楷,准备穿上鞋出门。

“带伞。”走到廊关的时候,听见一声叮嘱,没有问什么,简洁得心慌又暖和。

而这一天,的确下了场大雨。

 

叶修和周泽楷,好像已经变成了能分离开的两个个体,不需要过问去向的情人。

周泽楷知道疼是什么感受,他希望自己能快些抽出时间来去见张新杰——这个十分正经严苛的地下医生,但是他的时间不允许他有这样的空余。

“杀了叶修。”“让他滚蛋!”“没人容得下黑白通吃。”“除掉他!”

整个鲜血流淌的黑暗世界里都充斥着这样的呐喊,叶修回来的消息不胫而走,周泽楷的伤还没有人知道,所以大笔的佣金接踵而至,让他的帐户几乎要被冻结。无法拒绝的生意,无法抵抗的情人。

雨水沿着手臂的肌肉滑进纱布里,带着痛感穿过手掌,他的意识在渐渐模糊。

他生而无从选择,他只能是杀手,人生来时路上荆棘丛生、血迹斑斑,身后无名的墓冢碑铭林立,他要背着沉重的十字架走进自掘的坟墓。

他从未问过自己,到底该不该活着,因为以为自己的生命以叶修为中心,而叶修却主动抽去了他转动的中心轴。

他不知去向。

他的伤口会发炎、感染,最好是破伤风、肺炎,终于死去。

但他又不甘心了,他明知道一切的可能性,但在未听到叶修亲口陈述前还想蒙蔽自己。

真也好,假也好,凡是叶修说的话,都能得到他的遵从,他还不能轻易放过知道结果的权利。

拨号,张新杰。


TBC.

2016-11-15 热度(18) 评论(2)
评论(2)
热度(18)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