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做神仙谁饮酒。

[吴叶]幼稚完

[题源 林莑《幼稚完》

[20160529叶修生日快乐。

[终于赶上了,连内容都被改了三次

[原著,第十赛季季后赛四分之一决赛,兴欣vs蓝雨,蓝雨主场

[小短篇,食用愉快,结尾发糖




旧金山的晚间七点,机翼尽头是全世界都绕着它转的夏令时夕阳,吴雪峰向舷窗外看去,感觉到温度在炙烤从黑暗中复苏的视网膜和迟钝的神经。睡眠还没有尽数散去,他只想在不适合亚洲人体格的座椅里入眠。

他终于确信要回到中国,已经是第十赛季的季后赛阶段了,蓝雨和兴欣,他期待能有一些趣味,不负了自己对荣耀多年的希冀。

“女士们,先生们,飞机即将起飞,请您关闭电子设备,关闭舷窗,系好安全带。”

虽然早已花时间将时差和睡眠调整,但头脑中还是难有清静。

他拉下舷窗,合上眼。

 

G市的夏天热得难受,虽然旧金山的夏天也不好捱,但把这个习惯西装革履的人丢进人潮里,他选择认输。从酒店的旋转门进入的那一刻,他的耳廓当即被温度差点着了一样,并且后悔起来这身和本地人装束显得有些作的西装,丝毫不怀疑把这热能集中起来够他一星期的点烟的能耗,但束手无策,只好悻悻地抬手用三指碰了碰那脆弱的耳部软骨,露出精致的袖口剪裁。

还有腕部的手表,表盘反光,把想悄没声路过的魏琛闪了个措手不及,停下步子来盯着这个衣冠禽兽无奈的表情。两张无奈的脸相对,魏琛摆了摆空出的手算是打招呼,吴雪峰微笑颔首回应。

 

“陈小姐,幸会。”吴雪峰直奔酒店,费尽心思订兴欣的选手住的那一家,跨越十多个时区难免劳累,但仍可谓是衣冠楚楚,维持着商人般的姿态,“我想见叶修。”

陈果先是不在意地看一眼他,手里随意地翻阅新一期电竞之家。吴雪峰无奈,递上名片。

夸张又想低调奢华的黑底烫金字一清二楚,英文字体比汉字还大,但明白地宣告着眼前人的身份。

陈果的神色风云转换,她早从魏琛那儿得知这人——吴雪峰,嘉世从前的副队长,是叶修三冠时代身边最重要却最不起眼的人,后来毫无预兆地离开,只据说是去了国外。她即刻联系叶修,吴雪峰见状也不尴尬,暗叹一口气,毕竟这情况确是数十年如一日,无可避免。

他想得起关于叶修的一切,因为除了那对苏姓的兄妹还有韩文清,看叶修一路走来的就是他,从起点跟随哪怕只做阴影不能够陪同走到终点。

他自认当年是落荒而逃,他没有能力陪叶修打下去,三个冠军造就一个嘉王朝已经是极限。他何来的资格把叶修的未来扼杀?只能如臣子伴君,要懂得审时度势,幸得贤主。

而叶修,确实未辜负他的一心期盼,还有他身上背负的流言蜚语,把十年的时间都给了荣耀,走到今天还有不确定的未来。总算是有未来的。

叶修很快就到了,没断过的烟瘾在身上有分明的味道,还有与他相比完全是不修边幅的形象。跟陈果和吴雪峰用面部表情打了个招呼,陈果自然地离开房间,叶修说,老板娘不哭,去唐柔那儿呗,我跟老吴可能要一会儿。

叶修转过头来就朝着暗笑的吴雪峰开嘴炮:“衣冠禽兽。”

他挑眉,叶修一句过去也不会提,他也不会。

“谈正事儿。”叶修自动终结了玩笑,低着点头把polo衫的领子正好,抬头直直看着他。没什么变化,但单单是不再像七年前那样穿松垮的圆领T恤这一点,就会把吴雪峰那颗七巧玲珑心放在石磨下转动着碾压。苦苦坚持的这种情感,好像全由臆想在支撑,自己多么可怜。

多么可怜。叶修平淡的眼中反映着吴雪峰心里的话。

“我想给兴欣投赞助。”“不用了,不缺。”

回应的那么干脆,哪像个心里有算盘的人,但偏偏是面对着自己,年轻时候的性子都袒露着,怎么也掩盖不了。所以兀自寻了些安慰,好像没怎么时过境迁。

吴雪峰面露难色,无奈地叹了口气:“怎么不委婉点呢?”

“我们俩之间还是直接的舒服。”叶修眯着眼睛笑。

 

突然相对无言,他们都不愿意提些什么已成为过去时的东西,于是寂静了许久。

吴雪峰伸手去摸口袋,那模样叶修不知为何觉得有自己的烙印,当硬壳的烟盒被掏出来的时候,叶修起身麻利地把烟夺了过去。

“还会抽烟了?”“你呢?”吴雪峰笑。

“我能抽啊,你不能,戒烟,没条件谈的啊。”叶修一口咬死,言罢颇为熟练地用ZIPPO点火,金属碰撞的声音清脆且表现出这人动作的行如流水,还有对外国烟的满腹抱怨,“你说你抽这烟有劲吗?味道这么淡?……”

他仍在玩弄着小巧精致的打火机,上面像极了“地狱之门”的浮纹从指尖传递着冰冷与陌生。吴雪峰趁其不备又取一支烟,烟头准确无误地借叶修的那点火光点燃,单手撑着沙发靠背,单膝在皮沙发上将笔挺的定制西装压出了褶皱。他自如地吸了一口,烟雾缓缓地从叶修脸上滑过,分散进空气里,留下淡淡的气味。

叶修口中本对这烟觉得平淡无味,此刻浑身上下没有一个细胞不在叫嚣不在兴奋,这出乎意料的反应让叶修愣了一会。

吴雪峰有了奸商般的微笑:“还要直接吗?”

叶修丢出贫乏的成语积累:“你罪大恶极,说吧说吧,不就那点事儿。”

“不谈赞助,我要和你谈什么,你知道吗?”“知道。”吴雪峰居高临下。

“谈恋爱吗?”/“答应你就是了。”

同时注入空气中的两人的声音以能量的方式发生碰撞,声波在极快地减弱。

叶修放肆极了,他不仅是会违反酒店这点规定抽烟的人,他拉下那条深蓝色暗纹的窄领带,把拿烟的手刻意挪开,为了轻碰吴雪峰的嘴唇。

吴雪峰从善如流,求之不得,却更过分,对想蜻蜓点水的他穷追不舍,咬住他的下唇,一遍遍地用唾液浸湿,使他觉得下唇滚烫灼热得接近燃点,酥麻无力的感觉盘踞着整个大脑,小脑因为仰头也开始僵硬,罕见地慢半拍去回击,用舌头凭借本能地搔刮吴雪峰的牙龈,获得的是更霸道更深入的侵占和深入喉管的烟草气息。

他们指间的烟灰已结了长长的一段灰白色却都未掉落,四目相对,只有空调在孜孜不倦地制冷。

叶修把烟灰弹掉,若有所思地用拇指摸了摸被牙齿磨得生疼的下唇,说:“你再不出现,我就谈不起了。”话虽如此,但仿佛笃定吴雪峰会和自己有这么一天。

吴雪峰掐灭了烟,决心明天开始嚼戒烟口香糖。

“现在还不老,时间刚刚好。”


2016-05-29 热度(33) 评论(5)
评论(5)
热度(33)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