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做神仙谁饮酒。

[郑徐]彩虹 05

一袋拉灯了才能吃的彩虹糖(雾

原著设定,摸鱼向


郑轩迫不及待地撬开徐景熙的口,徐景熙狂跳的心脏尚未平息就又要遭受电流感的突袭。


假装平静的二人回到宿舍后轻合上门,一切似乎都将消逝,随雪融化,但郑轩直直丢下了安全头盔将他摁在门板后。声响很大,在寂寞得能听见雪落在窗棂上的夜里,尤为显著。但郑轩吻得那样狠那样野,像“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一样,他只能稍怔片刻又狂跳着心脏给大脑供血和氧进行如出一辙的青涩动作。

他揽紧了郑轩的腰背,觉得仍是满足而不安,甚至有将郑轩完全与自己契起来的欲望和冲动。他听得到郑轩的鼻息,竟钻进并完全霸占了他的脑海,明晰得令人呆滞,但他终究伸出舌头与郑轩交锋,进入了郑轩的口中,却仍被执著地啃咬着自己发烫发疼发肿的柔软下唇。像婴儿从母亲的乳尖汲取生命营养一样,离开了乳汁就可能死亡,所以揪着不放。

感觉到有唾液不明不白的流动和往来,下巴上有液体湿热地如蚁噬般爬过,他的双耳通红,在冷极了的空气中不禁颤抖。郑轩环住他的脖颈稍低下脑袋反去舔他的门齿,像趁虚而入的歹人,可他毫无防备甚至欢迎之至。

他想自己是不是疯了,他们都还这样年轻,他们都还未懂未来,怎么可能相濡以沫,但青春就是有一股冲动,只要头破血流之时有最后一口气,他就要渡到郑轩喉中。


不老歌在这


不太清楚该不该继续或者后续该怎样。

有想法的私信我我们做朋友吧,说不定会用我的笔写你的脑洞。fafa

2016-03-26 热度(16) 评论(2)
评论(2)
热度(16)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