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做神仙谁饮酒。

[郑徐]彩虹2

-题源自 张惠妹《彩虹》

-不定期摸鱼 私设多 bug多 

-时间轴不一



“你等待幸福的厨房“

“那次情人节晚餐 却是我陪着你尝”


郑轩虽说是个嘴边常挂者“压力山大”的人,有时被评为无斗志,但并不代表他无能。除了荣耀,他还有能够很充实的生活。

他曾经谈过女朋友,像心理阴影一样的经历吧——毕竟是个没有什么干劲的家伙,一旦鼻子碰了灰就像王八似的怂,缩首畏尾。

应该是前几年蓝雨又一个不明不白的晚冬。

这个南方城市向来如此,不比江南的缠绵不清,也够暧昧,尤其于季节和天气上来说。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一场雨在二月十四号降临,整个城市只有玫瑰萎靡不振的红色花瓣还有勇气说自己有色彩,一切都符合一个阴雨天的氛围,像陈奕迅的一首歌,《阴天快乐》。

过年时还将女友带回了家,喜气洋洋地过了除夕和大年初一。之后因为战队集训安排,不得不又离开相处正火热、如胶似漆的小女友。

郑轩还是个极心细的人,在情人节当天特地向喻文州请假提前离开战队,就为了在家亲自备一桌烛光晚餐,想着这样要是能够成了的话,也值得了。

他用手机给她发信息:“晚上到我家来吃顿饭吧:P”,发送时间为四点,等到回信的时候已经八点半,原木桌上的烛光摇曳着,捉摸不定,和时间一起在分秒中消逝,融化。

“就这样吧,我受不了。”

等到回复的时候一切也就此终止,郑轩根本无心再面对那桌由热转凉的佳肴,丢下手机一头蒙进被子里,突然也就蔫了。

刚刚还在朋友圈里被这桌子菜秀得一脸的蓝雨众人还在等待下文,殊不知都已结束。

等得太晚,等不到幸福的结局,他们都干着急吓猜测。

莫不是这就上椒房殿了?还是有更不好的,直接完蛋了?

徐景熙作为舍友和队友最为担心地悄悄打了电话,无人接听。他被某种想法驱使着,直奔郑轩家,边跑着边轰炸微信。

“混蛋郑轩你干什么去了?我的电话也敢不听?找死啊!有什么事情就说行不行,还能不能称得上兄弟的名号,太失望了!”

一长串的语音使得郑轩的手机不断叫嚣,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处在黑暗之中时身后还有那么一帮人为他着急——尤其,舍友兼队友,徐景熙。

他分辨得出广州冬天的风和徐景熙在喘气,从喉底压上来的怒气统统尽到了他心里,成了其之后隐藏的关心和迫切。这才是兄弟啊,什么玩意儿能比兄弟还重要啊,女人都一边去吧。

“徐景熙,我操,我真是对不起你们……你打的过来吧,我等会儿给你报销,就当请你吃饭了。”

徐景熙在电话另一头听见郑轩声音里有些未扫净的压抑,心中大概明了,不知道为什么愣了半晌才应声,说,好。


烛光还在摇曳,映在苍白而冰冷的墙上,唯有到徐景熙脸上时才有一丝生机的样子,因为他脸上还有在寒风里奔跑的红色痕迹,微微喘着气,看向郑轩的眼睛里清楚地映出了对方。他没有打的,一股脑跑了过来,硬生生推开了无数卖花的小孩。

郑轩低着头切早已冷了的牛排,一声不吭,刀刃不符合西餐礼仪地在瓷盘上刻出刺耳的声音。

徐景熙叹口气,切下一块牛排,放到嘴里,笑着说:“很好吃啊,我很喜欢。”

郑轩像是惊呆了一样,看着徐景熙咀嚼。

“真的,不过可惜我不能嫁给你呢。”

灵魂像烛光一样摇摆不定,郑轩看着徐景熙,仿佛时间凝固在这一霎。他为了一个女人准备的已经凉透了的晚餐,却和另一个男人一起吃出了长久。







迟到的圣诞快乐!明天boxing day,但咱中国没假期,【望天

情歌no.7

2015-12-25 热度(15)
评论
热度(15)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