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做神仙谁饮酒。

[郑徐]彩虹 01

【题源自 张惠妹《彩虹
【不定期摸鱼 私设多 bug多



“你整齐洁白的床 是我倾诉的地方”
“抱你哭着到天亮”

郑轩和徐景熙认识的很早,打青训营开始,就被分在同一个宿舍。
那个年龄,家里不同意搞电竞是很普遍的。
徐景熙的父母告诉他,你可以去,混不出名堂养活不了自己,我们也管不了了。
这和断绝关系又有何异。
他每天肿着眼睛对着电脑屏幕训练,每每被问到怎么了都执拗地不张口只摇头,郑轩最初几晚被那点儿抽抽啜啜的声响弄得睡不着,也年轻气盛睡不着。两个人在黑暗中都睁着眼睛失眠。
像是在拼命张望着,其实什么也看不到。
纵然进入青训营也不是就能走进战队正式比赛休息室的,也不是就能站上舞台的。



“景熙,你妈妈休息不好生病了,唉……”


他的泪在听见这声音的一霎就纷落下,所有的话语和泣声被哽在喉头,肿胀得生疼。


郑轩刚洗完澡,恰好看见此刻的徐景熙。


他们之间的缘分不深不浅,只刚刚好让郑轩把他的一切都放进眼底和心里。

郑轩再三犹豫,回身到厕所里抽了好长一截卷纸下来,拍了拍他的肩,欲言又止,只是把一团攥在手里的厕纸递到他面前。 

徐景熙先是有点感动的发愣,眼睛里还有水汪汪的光闪着,但一发现郑轩手里头给递过来的是什么玩意儿,就不忍翻了个白眼。 


“靠,我拒绝!换!”


他拗了个口型对郑轩发话,郑轩讪讪地挠着后脑勺,又把桌上一整盒茉莉清香的抽纸递给徐景熙。


徐景熙微微点头表达感谢,仍继续对着听筒嗯啊应声,只是眼泪再没掉下来。


郑轩不敢吱声,这通电话时间很长,他就拿着毛巾反反复复地坐在自己的床上擦头发,一遍又一遍,只有布料和发丝摩擦的声音在宿舍里响着。





“…”


徐景熙放下手机看着郑轩,郑轩眨了眨眼。


“谢谢。”


“……不用的!都是兄弟!”


徐景熙闻言明显很嫌弃这回答,沉默地坐到郑轩的旁边,抓着郑轩空调被的被角,盘着腿,半晌开口道:“既然是兄弟,那借我哭一下。”

郑轩开始没反应过来,只点点头说:“啊,好。” 


但徐景熙再发出声音的一刻,眼泪又直直冲出眼眶。


他们就这样靠着彼此在夜晚的静谧里交换言语,更多的时间是郑轩抱着越来越空的纸巾盒子听着,徐景熙抽着鼻子闷声讲述。


那之前,郑轩还未曾和哪个少年亲近如斯,好像拥有一个兄弟的青春才初初体验。


如果可以,就这么说到天亮,说到这一生的终点,也未尝不可吧。



















有点故意煽情的成分…有点ooc……otz


一句歌词一节,就这样


慢慢前进吧,不知不觉已经写了这么多情歌脑洞




情歌no.7

2015-11-08 热度(23)
评论
热度(23)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