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年了,遇见你很高兴。


日常:喻黄 叶受 张安 摄影

【双叶/BE】于心有愧

【源于陈奕迅《于心有愧》




(1)


叶修以为自己差不多了能忘了这些事儿了,但其实记得太过清楚,因为他总愧疚得需要点上烟来冷静,放空大脑。


在他离家出走后的第十二年,在兴欣过的第二个春节,叶秋,这个笨蛋弟弟找来了。


一直嚷嚷着要他回家,包括两杯醉后。


在陈果不置信的目光下,他一个常年坐在电脑跟前的人把比自己壮实许多的西装革履的叶秋拉扯上了二楼,塞进了那个杂物间清理出来的房间。


叶修关上了门,点了根烟。


他不知道酒后吐真言这话是真是假,但叶秋在上楼时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老头子的教养下不可能说出来的话。


 


 “哥哥,你干嘛不回家啊。”“哥,我真的好想你,十几年了。”“我觉得爸妈都不如我在意你。”“我老是觉得我是不是喜欢上男的了。”“而且,好像还喜欢上了亲哥。”“混蛋哥哥,哪里有哥哥的样子了!” 


 


都他妈是些什么。


 叶修看着那张与自己无差的脸,酒精似乎对他也开始有了作用。他脱了大衣,拍了拍叶秋。


 “唔...?”叶秋迷迷糊糊的,抓住叶修的胳膊就往下拉,靠得越近,酒精就把叶修炙烤得越是躁动不安。


 “喂,轻点儿。”叶修不自主地跟着俯下身子,叶秋正好睁开眼,带着水汽迷蒙地看着,就此对视。


 “哥...”叶修被抓住了手腕,送往叶秋的下身。


布料的摩擦窸窣,呼吸最为清楚,急促,加快,掺杂着不清不楚的暧昧和激情。


叶修的手太灵活,灵活到不需要大脑神经中枢直接控制就可以动作,单手解开皮带,拉下裤链,内裤纯棉的料子早就被汗水浸湿,这处的温度更是炽热得非同寻常。


“笨蛋,你确定吗?”叶修动作一滞,看着叶秋急不可待的深情,有不忍,也有希望。


叶秋不满,硬抓着他手往上面放:“快点,混蛋。”


不断的动作,像是只求快,陈果还在楼下。


没有任何防备,疼痛和发泄都在叶秋身上,肌肤间的摩擦亲昵让他呻吟不止。


大年三十,嘉世俱乐部对面的兴欣网吧,伴着纷杂喧扰的烟火爆竹,一对亲兄弟,分别多年,糜乱了这辈子的第一次,也会是最后一次。 


 


所以,是不是两情相悦,在很多年之后叶修仍然很难理清。酒后的翻云覆雨,只怪他那时为了能保持双手状态节制喝的少,才记清楚了。


 假如忘记,一切会好一些吧。


 


 


(2)


第二天,大年初一早上,叶秋和陈果打完招呼就走了。


叶修当时从老板娘那儿听到还有些愣。他在这方面也属于初初经历,不知道叶秋是否会受伤,是否会疼痛。


然而这一切的想法只能在叶修脑内停留一瞬,这个时间的叶修,他的人生,暂时只能付与荣耀。


而并非叶秋,并非感情。 


 


街上全是爆竹烟花留下的焦黑和纸屑,大红色一寸一寸的铺开,蔓延,仿佛无尽头。


叶秋马路边站了很久、走了很远才拦到一辆计程车,走路时双股间摩擦着疼得眉头解不开,棉质内裤也黏乎得别扭。他头很痛,或许只是酒精,但随之滋生的烦躁和不安是那么强烈。然而刚才,他还维持着道貌岸然和陈果说谢谢招待。


到底做了什么?不过喝了几杯就醉了而已。但似乎,有些异样。


叶秋抓了抓本就没来得及好好打理的头发,深吸了一口冬天的空气,模糊不清的记忆伴着冷的感觉翻涌而出。


自己说出喜欢叶修了。


自己和他就那样做了。


叶秋坐在计程车里用手机输入着那样难堪的词汇进行搜索,虽然相信这是人生中唯一的一次,但还是有些难过。


搜索之后,叶秋转而让程车开往家附近的药店。向与自己一般年龄的女人提出要买痔疮膏,在说出这话的前后,那女人眼神和态度的差异是显而易见的。


 叶秋没有什么能说的,他只是垂着眼睛付钱,然后拿起那管药膏塞进西裤的口袋。


没有别人告诉他该怎么办,没有人关心他的现况,他只能对着房间里那面镜子上药,姿势确实是他从未经历过的羞耻、扭曲。他能清楚地看到,镜子里那个小小的地方红肿充血,一触及就疼,微微张着口,仿佛还在眷恋昨晚的充实,更是毫无保留地把那一场闹剧告诉了叶秋。


 痛感和清凉感交杂在一起,并从那个隐秘位置传来,叶秋忍不住皱眉。


那画面一定是很荒唐的,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无论是怎样荒唐的事情,他和叶修都是只会在肚子里藏一生,直到死时随身体被焚化的。


是这样的吧,哥哥那样自己信任了解的人。


他记得小时候叶修恶作剧般揉乱他刚梳整齐的头发,记得两张一模一样的稚嫩的脸趴在洗手台前湿漉漉的傻笑,记得两双筷子在饭桌上你来我往地争夺最后一片牛肉。


过往总是很长,在无意识之间越来越长,长到有一天会无法完全记得。


叶秋记不住叶修固执地要从家里离开的青涩面容,记不住从窗户里看到的一抹烟尘里隐约的身形,记不住那句坚决的话。


连昨夜被赐予的一段疯狂也记不清。无尽无休的快感和痛楚只能仓促地在大脑里停驻,是不清不楚地纠缠他的理智。


还是想被最喜欢的那个人填满,可以当做是人生剩余的岁月也被他所占据,来达成无稽的臆想。


可惜酒精作怪,叶秋只能渴望得到不可能的第二个机会。


这算世事难全吗?他连苦笑也挤不出来。


 


 


(3)


第十赛季,叶修带领之下的兴欣以黑马的形象力敌嘉世赢得挑战赛,正式进入荣耀联盟,过关斩将,进入季后赛。


然后,夺冠。


叶秋望着他一步步登高,重享当年荣光,有些闺中人的欣喜——那种未来夫婿将从疆场戎马归来迎娶自己的企盼。


叶修终于可以回家了吧。


然而叶秋竟似空欢喜一场,当晚被父母告知明天去和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孩约会。


叶秋刚洗完头,用擦头发的毛巾抹了把脸,一瞬间,交杂的感情都被藏在那款他和叶修都在用的洗发水的味道里。


 


叶修继而率领着国家队为他的荣耀出征了。


叶秋甚至来不及去计算苏黎世和中国的时差,就倒在床上睡着,然后醒来,用麻木的脑袋走着程序,和女孩见面,打招呼,看电影,逛街,吃饭。像是一个完美无缺的对象。


女孩也很体贴,并不奢侈,知书达礼。


叶秋就逃避,逃进这个女孩的心里,被这种迅速到来的不可思议的爱情蒙蔽了其余一切,订婚然后开始筹办婚礼。


 


婚礼的前一天早晨,叶秋忙着去做最后一次确认,然而他的未婚妻却在家里睡着美容觉。


夏天的时候天气并不是那么好的,总是有那么几场雨,压抑,冗长,带不走一丝闷热,带不来一点清新。


回来的时候,他看到路边绿化带里拉屎的狗也有主人帮它撑伞遮雨,叶秋没有伞,依然走在雨里。


那画面让他想吐,早餐七分熟的煎蛋和澳洲原装进口牛奶搅和成的食糜梗在小肠里,恶心的味道沿着食道向上窜。


从前叶修还给他打过伞,有一个天衣无缝的理由——你生病了,老头子要骂我的。


叶修那么喊老头子喊了十几年,喊到有一天这个人再不存在,兄弟二人就都变成老头子了。


那么,某件事会为此有任何改变吗?叶秋想,不会的。


 


叶修不知道自己弟弟就这么闪婚了,他还生活在倒了时差再颠个日夜的另一个时区。


最终,是唐柔和楼冠宁两人被自家老头邀请去婚礼后,辗转过陈果再由包荣兴不着边际的话语中捉风掠影挖掘出来的。


叶修是细细算着时差,不要钱地打了个国际长途给叶秋,还是找老板娘要来的号码。


“喂?”叶修在电话接通的一刹匆忙把烟捻灭在了赛程表上,房间里唯一的光源熄灭。


八点半,叶秋刚吃完早餐,看到陌生号码的来电,有瞬间的犹豫和期待。


然后,便是极快地销声匿迹的欣喜。


“哥哥?”仿佛是确认。


“是啊,怎么样?媳妇儿好吗?等哥回国后带来见见啊。”


叶秋一边听着,一边看了眼挂钟。


“哥哥,该睡觉了,别的事情你回来再说吧。”


“还早呢。”叶修习惯性地回复。


叶秋感觉五味杂陈,话差些梗在嗓子眼。这世上唯独对叶修,他会有这样的语气。


 “早什么早,苏黎世一点半了!”


突然就安静了。


仿佛有一层隔膜竖在他们之间,听不到彼此的心跳,感受不到彼此的存在,宁可选择遗忘,也不想再有任何交集。


“成,哥去睡觉。”


电话就这么断了,1分07秒,跨越半个时区只成就了一个人去睡觉。


 


叶修竟然也怕了,才把电话挂得那么快。想吸口烟的时候,想起来现有的最后一根恰好刚刚捻灭。


大概人生中,没有比那晚上的顺从更后悔的事情。




End.




有一个用一百首情歌来写故事的目标,不知道能否实现。


这是第二首完成的,第一首是喻黄《take your time》


下一首应该是周叶《没那么简单》



2015-05-17 热度(7)
评论
热度(7)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