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年了,遇见你很高兴。


日常:喻黄 叶受 张安 摄影

【双花/单方死亡】

【孙哲平视角,老年
【雨天随笔



他常是这么想的,若是当初动动笔就好了,就好了。
直到现今无力再遮染鬓白时,早些年过负的双手被帕金森病扰得打颤,全然无法用清晰的方块字把辉煌或是沉沦书于纸面。
他却不甘心因海马体功能退化而将专属于繁花血景的记忆抛却时间之海。
他涉足一个又一个水洼,垂首间也会抬眸看一眼绿透雨幕的春景,花早已是开得残败了。那人,那房间窗台上照片里的人,也像花一样比春天早去一步。
本以为那人选择霸图,自己悄然退场,能注视那人一路走向冠军之座,然后于某个无人街角安静相拥,以体温熔尽数年心酸疼痛。
大概命运使然,即便不信天,但事实难改。他只能以此借口的微弱效果削尖心头不甘。
那句话说的也极是,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不仅爱情,世间大多抽象事物都是如此。
光辉荣耀。青春岁月。
可说过的话不能撤销。
曾经那句要百花才够,现在还紧握在手里,因为一朵也不能凋零,应像当年热血粉丝的呼声一样——
繁花血景,一万年。

2015-04-11 热度(5) 评论(6)
评论(6)
热度(5)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