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关注!
主要更新摄影和全职w

【喻黄】春寒料峭

*短打 民国


*黄少天死亡,高亮


*措辞不当处请多多指教




才春,三月初,仅暖和了几日,又回归了寒意料峭。


那日黄少天还能走动,与他在月下闲步。黄少天仍是精气神十足地絮说:“我当真觉着自己是身残志坚了,如此境况还每日与你同去学堂,这两条腿不利落又见不得春天的湿寒雨水,伏在桌上读书读书作笔记膀子也作痛,最近还被学堂那硬实的木头凳子磨得屁股难受,真不知是怎么携着这病熬过来的。”


说罢,高扬的剑眉往中间皱了皱,许是膝上又疼了。


他也不忍,便劝黄少天快些回屋里,夜深霜重,定又会痛得厉害。


黄少天颇用劲地点头以示赞同,有些难地于他身后迈着步子,他只默听着黄少天的脚步声,也缓下动作。


“毋须管我,你只走你的,我终是能走回去的!”


黄少天咧开嘴角朝他摆摆手,他垂眸瞅一眼黄少天足尖,偏过头低叹一声。


自己明明不好断袖龙阳,却又总为黄少天过分忧心,大抵只是自居挚友为这长久难痊愈的病痛才生了怜意。




也只是那日了,月影下黄少天掺着疼痛的笑靥如今也消蚀在寒凉里。


已逝。英年早逝。


他不知黄少天竟病得这样入骨。


他指尖因难以置信而罕见地颤着,兴许也因为心中洪水猛兽般姗姗来迟的爱恋推翻了一重又一重理智。


他听闻消息就似坠入冰窖的四肢也比不上黄少天的躯体,彻骨得像那日的春寒。


“好梦,少天。”他强自稳下气息,温唇在黄少天颊上落下第一,也是永远唯一的吻。


掌中还攥着黄少天留下的字条,遗言竟是这般话语。


喻文州,我于你的情比病还深。


春寒料峭,恍若有暖意未去。














*lo主的关节炎才好上一些又打回原形了,唉

2015-03-14 热度(2)
评论
热度(2)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