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年了,遇见你很高兴。


日常:喻黄 叶受 张安 摄影

【双花/BE】

*和@端瑞 这家伙点了点最近的槽心事儿,烦烦烦,来发短篇发泄一下 ,质量不可估计×

*关于西南联大那个沈从文和汪曾祺曾留下笔墨的地方,一个太过喧嚣繁杂太过动荡不安的年代,快乐活着的都是英雄。

 

 

永远不知道轰炸机什么时候会来。张佳乐正站在校门口等着小贩给他装栗子,孙哲平就喘着气将他拉走了,一路飞奔。

“诶,诶,大孙,干嘛了?”张佳乐深一脚浅一脚地踩在下过雨的云南的冬天的土里,衣摆上全是泥点子,渗进去之后冰凉地贴在他身上。

“鬼子的轰炸机又来了,快点!”孙哲平的布鞋早就在林子里水洼中浸得成了深灰色,每一次抬起脚都是水滴往后扬起。

“这……警报都没响呢,急什么?”张佳乐陡然停下步子,拽住孙哲平。

警报响了,也不一定轰炸机就炸到他和孙哲平。也不一定轰炸机就会投弹,也不一定轰炸机就往西南联大投弹,也不一定轰炸机就会往西南联大来。

是啊。

孙哲平看着张佳乐的眸子,两人在冬日寂静的林子里喘着粗气。这条通往防空土洞的路,今天太安静,太安静。

轰炸机的螺旋桨的声音轰隆隆地近了。

两人同时抬眼看着天,本就不晴朗的一片更是灰了,灰得要压到天灵盖上了。

张佳乐先慌了,拽着孙哲平的衣袖就跑了起来:“大孙,快!我们快跑!”

孙哲平只叹了口气,暗暗地叹气,晃动的视野里张佳乐也是不定的。

这人,也是一会儿就会消失不见的啊。

 

人到底胜不胜天?孙哲平太不敢评论什么,大概学校的教授们也说不清,他只知道人胜不过鬼子的飞机,胜不过鬼子的炸弹了。

人是不是太脆弱了?确如蝼蚁吗?

直到轰炸机真的呜呜地从他们的头顶掠过然后丢下好几个炸弹张佳乐一把把他推开的时候孙哲平的心真的动摇了。

“他娘的张佳乐你傻了啊!!!”

铁蛋掉下来炸开的时候,冲击波里夹着孙哲平一句歇斯底里的彻底崩溃疯狂的话,他不知道火光的那头在一切终之后会发生什么,他冲了进去,在浓烟中摸索了太久。

 直到热度和粉尘都落下时,他才终于能够把张佳乐抱在怀中,不知他的余温来自血液的循环还是爆炸的化学能转变。

“张佳乐,张佳乐!!”

“大孙啊……我想家了……”

“……嗯。”

“带我回去哦。”

张佳乐笑着,尽力发出那个上扬的尾音,一如当初两人并肩走出家乡走上西南联大的考场。

乱世不乱吧。人心已定,那还怕什么。

孙哲平太过清楚。

他还载着张佳乐的梦。

 

2014-11-23 热度(5) 评论(8)
评论(8)
热度(5)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