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关注!
主要更新摄影和全职w

【喻黄】20140810

*是当时给黄少的生贺,要回校了没有空更那个了,这里丢一个跟黑历史差不多的东西吧

*略带肉

*很多突兀的地方请原谅

 

“少天,差不多了,该休息了。”喻文州原本是坐在黄少天旁边的电脑前的,现在却站在黄少天背后,和他一起看着前几天刚结束的邀请赛中外国剑客选手的比赛录像。喻文州看看时间,是不早了,已经过了十二点了,到了十号了。

“好,看完这场先。”黄少天意外地安静,没有平常复盘时对别的选手的吐槽,也没有给喻文州长篇的回复。

这是要当个安静的美男子了?

喻文州觉得,整个中国队也就只有周泽楷配得上安静和美了吧,黄少天还是当一个聒噪的剑客好了。自己跟自己讲了个小笑话,恰好被回头的黄少天把他脸上的笑容览尽。

黄少天看了一眼不说话的喻文州,心中的话可是很多的。

“唉中国的荣耀职业联盟也就只有队长才是最平和的人了吧?王杰希那大小眼平时唬人赛场上王不留行也是到处飞,张新杰话不算太多但也是超严谨的啊,林敬言总是彬彬有礼但是奈何他用的是个流氓角色,还有周泽楷,虽然平时话是全联盟最少的,可是赛场上枪口可没停过。把整个联盟两百多个人看遍,还是我家的队长最正常啦!”仍然是喻文州及他的一切——术士索克萨尔和蓝雨战队最让黄少天喜欢,他总这么想。

黄少天点下关机后,和喻文州一起等着着训练室里最后的光暗下去,又开始和喻文州说话,安静的美男子什么的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队长,这个夏天好可惜啊,都没有和叶修PK的机会,这混蛋还欠我好多场呢!立秋都过了!这夏天还能有几天啊!唉唉唉!太可惜了!“

“少天你急什么,小卢都不急。”喻文州的眉眼在电脑屏幕渐弱的光照下看起来满是笑意。

“小卢?你你你别逗我了!我们要算的清楚一点啊!小卢还有那么多年呢!我们两个都多少岁了啊,怎么可以不着急呢!”黄少天颇有掰着手指头合计自己和喻文州比卢瀚文大多少岁的架势。

也是,自己和黄少天在蓝雨还能有几年呢?叶修呢?自己又还能有多少个打比赛的夏天呢?或许,比赛并不是一切吧,眼前这个和自己一同在蓝雨奋斗了多年的人或许才是最重要的,八月十号也是很重要的日子。

“少天,确实不用急,还有很多个夏天都有机会的,我们两个会一直在蓝雨的。”喻文州笑着抓住黄少天在空中乱挥的拳头,展开,将一点冰凉的东西放入他的手心,再包起来。

黄少天惊讶地摊开手,在窗下,并不亮的光让他看见这块玉佩上刻的字“剑与诅咒”,背面是“黄少天”,这字迹明显是喻文州的。

“生日快乐,蓝雨的剑刃,我的骑士,今后也要为蓝雨斩下所有来敌。”喻文州做了人生中一件很疯狂的事情,去亲吻一个男人。

黄少天的嘴唇有些干,此时也轻微地颤抖着。喻文州轻轻咬住,拥住这个正在颤抖的人。

“谢谢!我……很喜欢!不过……明天才是我生日吧,不对!是不是过十二点了!”黄少天从喻文州嘴下逃离,紧张地说出这样的话。

他总是想,要是能和喻文州永远在蓝雨一起拼搏、被并称为“剑与诅咒”、并肩走过这辈子,该有多好呢?

“是啊,少天。喜欢就好。”喻文州握着黄少天的手,指指训练室里舒适的沙发,眼中有的火热与快乐不同寻常。

黄少天楞了一下,反应过来了。

属于喻文州,就是属于蓝雨的队长,就是属于蓝雨战队。反之,亦然吧?属于蓝雨,也会属于喻文州的吧?那么,永远属于蓝雨,也毫无怨言毫无遗憾了。

“队长,虽然那种话有些煽情但是我现在想起来也觉得好赞啊!”黄少天和喻文州挤在沙发上,二人的肩膀紧紧地贴在一起。

“什么话?”喻文州翻身就又堵住了黄少天的嘴。

“唔……三生有幸……”黄少天吐出的模糊字眼让喻文州决定为他做出人生中最疯狂的事情——去爱这个人,不顾一切。

“唔……!喻文州!!不公平啊!!什么啊!这是训练室啊!”喻文州的舌头在离开黄少天的嘴之后,更加不老实地一直向下、向下,在小腹处来来回回,留下了绵延的痕迹。

“没人的,放心吧。”“诶?没人是什么意思!”“我都叫走了啊。”“队长你心真脏!一个玉佩是不可能收买了我的!我是男人啊!”

“那……少天,你喜不喜欢我?”喻文州早已停下了动作,认真地看着黄少天。

“喜欢?当然喜欢啦,最喜欢的是队长啊!唔……”黄少天喘息着回应,他和喻文州一样,也是迫不及待地想去证明自己的喜欢。

“那爱呢?”喻文州突然来了兴趣,又问了一句。

“啊……”黄少天长呼一口气,平静下来回答,“我怎么知道呢?但是喜欢的人应该是只有队长了吧!也会是最喜欢的人了。我爱的可是蓝雨!蓝雨的一切!诶?说起来队长也是算在蓝雨里的噢!所以……应该也是爱队长的?”

就是不该给你喘息的机会啊,喻文州如是想着,一脸深沉地看着黄少天,思考着他说话怎么就是这种味道呢,一点也不怕自己顺势上了他,队长的威严真的还有吗?

“队长?喻队?喻文州?索克萨尔?手残!!!”黄少天眼看着队长还骑在自己身上呢就走神了,抓住了空白的时间开始和喻文州玩笑。

“少天……你……”还真是让人喜欢得不得了。

G市不眠的灯闪烁着照亮了两个男人几乎全裸的身子和被仍在地板上的蓝雨队服。

“啊……”黄少天感受到身下喻文州的动作更加紧密,不由得叫出声来

“少天,生日快乐。”喻文州放慢了语速,声音和热气都直冲黄少天的耳边,身下却猛地用力,挺进。

“啊!呃……”黄少天不适地扭动着,觉得自己的身子也有些发软,脸色潮红,全身都是一样的色彩,耳根更是红的可爱,“我们去房间好不好……啊!!!”

“好。”喻文州答应了,然后立即抽身站起来穿衣服。在黄少天还因为自己给出的回复而错愕时,把黄少天横抱起来,给他盖上了外套,关上电闸,在俱乐部漆黑的走廊里轻轻地迈出每一步。

“……文州。”喻文州的行为让他很意外,“你真好。”

黄少天乖乖地让喻文州抱了一会,佯装要亲喻文州,在他怀里仰起了头,却只是在他耳边说了一句有些乞求意味的话:“我自己走……好不好?”

喻文州抱着一米七的汉子虽然累,但只是微微一笑,抱得更紧了。

“喂!!!喻文州!!!放我下来!!!”黄少天炸毛后,声音在俱乐部里回荡着。

“你觉得你能走吗?”喻文州淡定地回答,想笑也毫不遮掩。

这个术士索克萨尔的操控者给了他一个诅咒,是永远地喜欢喻文州,相对的,剑客夜雨声烦也将一把名为黄少天的剑牢牢插入他的心头,今生难除。

2014-10-25 热度(18)
评论
热度(18)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