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做神仙谁饮酒。

【喻黄】御守 6

*向哨


叶修就可以代表“塔”,并且是A区的中央塔。

多年来,人们对于哨兵与向导的认知仍是模棱两可,普通人并不能得到那么多消息。

年复一年,新来的哨兵们在学院里热议谁能进入正式编队,实则是谁能获得进入中央塔的资格。

所有关于哨兵与向导的神话,会在他们结束了军事学院的学习后降临到他们的人生中。

像喻文州这种从塔里跑出去好多年的,算是某种意义上的传奇人物。按照规定,向导的婚育是包分配的,因为哨兵们不能没有向导,除了极少部分能够自己解决好自己的私人问题。

譬如叶修。喻文州抬眼看了看自己旁边这位,他最怕就是被叶修抓回去包办婚姻——虽然他不说出来。

“看什么呢,咱们去把黄少天带出来。”黑灯瞎火的宿舍楼前,叶修停下来指使他。

面对喻文州疑惑的眼神,叶修抱手看着。

喻文州对于叶修的行为方式一向不懂,但除了叶修外又有几个人能这个点在隶属军区的学院里横行霸道呢?只好进去找黄少天。

他估计叶修就是为了黄少天的事情来的,毕竟才和张新杰聊过,而张新杰对此都表现了出不小的兴趣,难免会和叶修交流点什么。尽管跑这么大老远亲自来提人,还是有点夸张。

一回生二回熟,黄少天对他的精神力也不那么抵触。猛地坐起来时,眼前就是做着噤声手势的喻文州,黄少天揉了揉眼睛确保自己没看错后,乖乖地看着喻文州。

“换衣服,跟我走。”

黄少天出来就看见一个穿着“正式编队”制服的人懒散地在抽烟,见他来了麻利地掐掉。

很少哨兵会抽烟,具有刺激性的事物对他们产生的影响更大,而眼前这位应该是个哨兵,却对此没什么不适。刚刚他还在喻文州身上闻到了烟味呢。念及此,黄少天扁了扁嘴。

喻文州察觉到了这种情绪,轻咳了一声,在他耳边小声说:“对不起,刚刚不知道会见你。”

黄少天的情绪瞬间就没了。

“啧,趁天没亮,咱们走吧。我叫叶修。”简略地自我介绍一下,叶修不屑地看着黄少天这点小动静。

“去哪儿?”

“塔。”

“啊?那是什么?”

“去了就知道了。”

三人口头交流着,眼神也疯狂暗示着各种内容。

叶修很嫌弃这种信息不开化程度。

“怎么这么多年了,这些新来的小家伙还是不知道‘塔’是什么玩意儿?”

“我不知道。”

喻文州身正不怕影子斜,免疫了本次攻击。

“要干什么呀?这人是好人吗?看起来怪不正经的……”

叶修拦截下了黄少天的眼神,欲言又止。

喻文州假装什么都没看到,等到上了车才开始逼供叶修,面色不善。

“前辈,这么急着把他带出来?”

“哈哈,你猜的挺准的,我觉得我没什么好解释的。”叶修一秒招了。

“什么呀,关我什么事儿啊?好好睡一觉太难了吧!”

叶修毫不客气拍他的后脑勺。

“臭小子,就你,我也想好好睡觉。”

喻文州赞同地点头。

黄少天深刻地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在军人间谈论睡眠的事情,实在是容易引发战争。

清了清嗓子,叶修终于正经地把事情说了。

“……就是因为你的问题,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黑暗哨兵’这个概念,不知道我也暂时不解释,等到地方了想知道什么都行。我们还不能确定,需要进一步的检查。确定的是文州能帮你解决,但是这个……疗程还是太长了,我们没那么多时间去等,要找最快的办法,但是你得先进入哨塔,成为哨塔里的兵才有身份,才能用那个办法。”

“什么办法啊?”

“结合。找个向导麻利的办了就行了。”

黄少天不愿意了:“我才多少岁啊就要定下终身了?这不行吧?万一三天两头吵架打架,那日子怎么过啊?”

“你还要挑是吧?有的你挑,喻文州我都绑回来给你挑了。”

“……啊?”

“文州都看不上的话,我是不知道上哪儿找了。”

喻文州挑眉看着叶修,这步棋他倒是没考虑,现在是自身难保了。

 “我……”黄少天赶紧捂上自己长大的嘴摇头道,“不是不是!我就是惊讶!毕竟……教官很好的,我哪敢啊。”

不敢什么?不敢真的选择喻文州,还是不敢说看不上?

这回又轮到喻文州忐忑了。


TBC


我不知道,我没有大纲,恨不得直接让他们结婚

掩面

2018-05-22 热度(14) 评论(1)
评论(1)
热度(14)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