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做神仙谁饮酒。

【张安】渴 2

*书生x锦鲤


最该死的是家中那只传信用的鸽子,已经成了死物,怎么联络叶修成了问题。

好在是叶修每月十五来一回,今日已是十三了,再过两日大抵就能见到。

而大变活人这一出,还有更多麻烦,张新杰觉着头疼。

“先生怎么了?不妨说与我听。”安文逸对他自是关切十分,虽然涉世不深。

“你踏进我家,这吃穿用度该怎么办?”

“无碍,先生,我……有池塘有水就够了。劳烦您操心了,也给您添麻烦了。”

“那便好。”

果然还是一尾鱼啊。张新杰松了口气。

“先生,我仍有一事相求。”

“但说无妨,只要我帮得上。”他这样开口,比以往面对陌生人时慷慨了千百倍而自己还未曾察觉。

“想先生能教我东西,若是不便也没关系,能看着就好了。”

“这几日且先这样,后天叶修会来,我们再做商议。”

安文逸似乎有些勉强地答应下来,安慰自己,一日也好,算是在先生身旁的。

晌午时安文逸进屋来,并未因太阳而露出不适,张新杰也就少些操心,让他往书架上寻本书来读。

安文逸好像天生识字,只是要领会含义还要些时日,读书时小心地用气声念出来,磕磕绊绊,而捧着这本《论语》又极认真。他全览在眼里,“赤子之心”四字毫无预兆地跳出来。

当晚,果真如先前所言,安文逸打了声招呼掩上门往池塘去了。

张新杰说不好奇是假的,却硬是按捺下来在烛火下读着书,之乎者也的大道理满脑子乱蹦,一个字都静不下来。

索性搁下了,一看那书页上题的字,正是白天安文逸读的孔夫子语录,也愣了片刻。

他推开门,望见天上星月许下点点光亮,在水边映照着安文逸的模样,好不安静。

有传说讲那东海鲛人,他看安文逸也不像。此时安文逸半身浸在水中神游八荒,仍维持着人的样子,只发丝下的脖颈处有鳞片样的纹路暗暗闪烁,举头望月时黑发在水面拂过,惹下涟漪圈圈点点。不久时便睡着了,他姿态也放松许多,手肘支着上身,衣裳松垮,领口微敞着露出一片鱼鳞与肌肤交汇渐变的样子。

此番情境擒住了张新杰的心魂,一时间竟难以动弹。他不想承认被一具少年身体所构景象诱惑至此,而事实就烙在他脑袋里。他从不好情色之事,虽也不是避而远之,但头回这样无可自拔。

该是由于这孩子是鲤鱼化做的,而非凡人。也许将来还用上丁点玄妙之术,同叶修的小把戏一样。

他读过那么多书,还是想象不出来同这少年一起度日会怎么样。


TBC


憋不住!请新杰快点开始带小孩儿吧

2018-05-20 热度(19) 评论(2)
评论(2)
热度(19)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