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做神仙谁饮酒。

【喻黄】御守 5

*向哨


喻文州生生咽下了他的担心,把通话挂断,把注意力放到工作上。而晚餐时间,好巧不巧又碰上了黄少天和另外两个好伙伴在一块儿吃饭。

“为什么我以前从来没在餐厅见过教官……”

“可能缘分吧,唉。”

黄少天痛苦不堪一样。

喻文州搞不明白,碰到他不该是件好事吗?这做派让他觉得自己不该出现的。

满脑子黄少天,喻文州这么早早地休息了,为了补前一天的觉,但睡得不那么好,事实证明,“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说法很正确。

那是一次精英全数出动的任务,东南沿海军区的大头魏琛远在西北身陷囹圄,喻文州临危受命。

叶修和他说,别逞强。他点头答应了。

彼时谁也不知道喻文州的深浅,包括他自己。因为魏琛从不告诉他,而背地里和别人说的时候也含糊。

无论经过多少次的心理治疗,他都极度清醒地记着当时的场景。

“喻文州!”叶修尽快地到他身边来,抬起手要遮住他双眼,“我说了别看!”

他也不知道怎么了,有一股火气涌上来,拍掉了叶修的手,死死地看着这画面。

叶修叹着气,整个贫穷落后的Y区瞬间被冲天的火光吞噬,就在叶修这轻轻的一口气里化作乌有。

“我……得看。”喻文州支撑不住身体,作战服沾满灰土,那些痛苦的声音疯了一样灌入他的大脑,在哨兵的双耳暂时失聪的时候,他全都听到了。好像就是灵魂的嘶叫,无辜的人变成无可逃脱的野兽被束缚着处决了。

这就是他在书本上学习的战争。

他还在书上学过电车问题,自以为理性地做出了决定,在所谓千钧一发的时刻,黑入敌军的发射器系统篡改定位,使得繁华的B区免受一害却眼睁睁看着自己促使另一片地狱诞生。

而叶修在此之后以前辈的身份赞扬他。

这就是他藏在历史里的故事,没有多少人会知道,无论从前还是以后。B区的人民从不知道自己原本该死,Y区的人民再也没有机会知道。喻文州都无法定夺自己做的是个什么事,而叶修却努力给他打定心针,同行的其他人未曾发声,又算不算帮凶呢?

他睁开眼,看到时间是4点,胸口很闷,干脆舍弃了睡觉的想法起来披上外衣把窗打开,在没人能发觉的时候点上一支烟。

这么多年的变化,一支烟仍然需要焦油和尼古丁来构成,有些人仍然需要焦油和尼古丁安慰。

“借个火。”

窗口跳上个人来。

向导的拳头将将要招呼上去,而看到是梦里梦外都阴魂不散的叶修后,无奈地让出位置给叶修进来,把火机拿起来给他点烟。

“呼。”叶修穿着作战服,脸上毫无困意,装备齐全地挂在身上,轻轻松松跳下窗台并掸了掸身上不存在的灰,深深吸一口烟。

“前辈,有什么事情吗?”

“我从新杰那儿听说了。”他笑得意味不明,而喻文州知道这位前辈一出现通常没好事,“不过有更重要的事情,现在就跟我走。”

“现在?4点。”

“天亮还有一个多小时。你别想黄少天那小子的事儿了,晾他个几天,不会上房揭瓦的。”

喻文州听了这话不禁眯起眼,叶修一定知道得更多——包括解决方法。

“前辈改天带个好消息给我行吗?”

“改天是改天的事儿了,快点的。文州你什么时候也磨磨唧唧的了?”

这个“也”字又是怎么犯上的?喻文州摸不清楚这位,只能听令趁着黎明将至前的黑暗整装离开。


TBC


吃力不讨好啊,520快乐

2018-05-20 热度(19)
评论
热度(19)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