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做神仙谁饮酒。

【张安】渴 1

*题源 孙燕姿《渴》

*架空古风灵异 书生x鲤鱼


安文逸,这是本不该有的名字。

安得广厦千万间,但求文人墨客,铁骨风逸。

第一次遇见,张新杰在绢条上徽墨点缀紫毫游走。这不是严格意义上的遇见,因为是单方面的。这绢条放入信鸽身上的竹筒中,不料被有心作恶之人射下鸽子丢入张新杰屋舍后的池塘,晕开了一片墨色。

张新杰分明是看到了自家晒成干的鸽子躺在土上,却只是不甚明显地紧了眉头,一拂袖,压下怒火转身进屋。

安文逸那时刚刚悟出怎么化人,一尾长不大的两指宽锦鲤摇身一变,出落成弱冠男子。他蹚在水中,不慎因绿苔滑了跤,也不被池水湿了衣裳,赴身去捞那片绢条,字迹模糊却如珠玑刻在他心里。

回身要上岸,恰逢张新杰悔了又出来,拿着扫帚想拨过来。

“敢问阁下是何人?”

“……在下,”安文逸望了望手中的绢条,递给张新杰 “……安文逸。”

张新杰心下诧异,名字与相貌都似有教养的,却连屈身也不带。而安文逸日日只见他,自然一招一式做人的道理都是向张新杰学来的。张新杰又向几个在塘边相会的人屈身作揖过?那可都是挚友。

这才是相遇。

“鄙人张新杰,字异先。“

安文逸暗自念叨,知道,知道,眼珠子转也不转地提着笑意在看张新杰。

张新杰皱起眉来,安文逸顿感不妙,回神来拱手道:“不曾有字号,冒昧打扰先生,小生初到此处。”

这些文邹邹又繁复的东西,他好像天生喜欢似的,脑子里都熟络着,却还只是懵懂,不实在明白。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算作什么,该不该遮掩些许,两手空空一身干爽地杵在水池边叫张新杰满心不解。

欲言又止,张新杰口中的字句好像是打乱了重新排列的,掌中的绢条耷拉着:“不如,先进屋来。“

“多谢先生。”安文逸垂眸谢过,那点高兴的颜色全没挡住,都要溢出来了,湿漉漉又亮晶晶的,像他身后干净的池水。

张新杰边沏茶,边尽力除去自己这满头雾水。阅过那“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的戏本,却无论牛鬼蛇神都不信,此时突然多了个少年人在自己家中,便是哪里都觉出不对劲来。

“你从哪里来?”

“我……”安文逸也要再三思忖,是直接抖了老底,还是先瞒上一阵子免得吓到人家。

“嗯?”

“先生当真想听?怕唬着您。”

张新杰摇头,这孩子这般小心翼翼。

“你尽管说,我一个书生,手无缚鸡之力,百无一用,能将你怎的?”

安文逸又摇头。

“我就是打那池塘里来,先生才不是百无一用。”

对话停滞了一阵,张新杰说服自己找个逻辑出来。

“你是叶修搁进去的那条鱼吧。那家伙果真是……整日搜罗古怪之物放在我这儿。”

安文逸眨了眨眼,懵懂之色尽显。

这不是第一次张新杰接触到人以外的通灵性的东西了,但他第一回不得不信了叶修说的鬼话。


TBC

存了点补了点,发出来先

2018-05-19 热度(22)
评论
热度(22)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