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做神仙谁饮酒。

【喻黄】御守 3

*向哨


“啊。嗯。呃……”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黄少天默默扛下。

“你是好人!”

喻文州笑了笑,假装前面什么也没听到,稍微低下身子来继续问:“刚聊什么呢?”

“我在和他们算什么时候比较适合去找教官你,解决一下我这个小问题……”挠了挠头,他这个慌扯的半真半假,一点也不心虚。

得到了一个无声的点头,三双训练兵的眼睛不安的转着想等下文。

“都行,你来找我,我一定在。”喻文州迈开腿准备走人,又想起什么,在黄少天耳边私语了一句,气息附在他的侧脸,惹得青年人不知所措,“叫大黄啊,真是随了主。”

黄少天一时语塞,梗了口气憋得慌,白眼也翻不出,眼底全是两条大长腿信步离开的画面。

用一副撩人的姿态来吐槽,这是什么人啊!

徐景熙浮夸地拍拍胸口:“老大哥终于走了。黄少你身边太危险了,以后我会光速后退的。”

“我跟你一起撤退。”郑轩顾及他们两人之间塑料般的战友情附议。

摊手耸肩,黄少天做的行云流水:“我懂了,我太帅,你们孤立我。”

“呕——”

“所以说你什么时候去找他看看?”

“你都不知道!他昨天晚上嫌弃我麻烦,说什么‘我每个月要失去一次优质睡眠’吧啦吧啦。我去!我还总是睡不好呢!”

“我看你挺好……精神比我足。”郑轩冷不丁使出“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徐景熙点头表示没毛病。

黄少天托着脸,沉默了一会儿,嘴巴变形地说:“那我现在就去找他得了,跟你们说话我好伤心。”

两个饭还没吃完的人已经单方面结束了和黄少天的三方会谈,摆了摆手,意思是快滚吧。

黄少天打了个土豆烧肉味儿的嗝就去了,直奔喻文州的办公室,门大开着,只好敲了敲门板以示礼貌。

“教官好!”

“黄少天,下午好。”

喻文州逐字地念他的名字,很认真,像在确认什么。

他面对喻文州的时候总是一次又一次的不知如何是好,挠了挠头。

“坐吧。我想听你自己尽量多阐述一些这种精神力波动的细节,任何方面。”喻文州握着笔,看着黄少天,像军区外的普通医院医生一样。

“我想想,”他不太能说清楚,这种波动对他来说更应该叫混乱,“我搞不懂,每次别人被我影响的时候,其实我根本感觉不到的,就好像做噩梦醒不来,只知道知道不舒服,但清醒过来、被叫醒了就什么都不记得。而且我觉得这个频率……一个月一次的,很像生理周期,会不会是我自己不懂得控制才这样的啊?”

喻文州感到不妙,黄少天的话匣子有点像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那还真是够惊喜的,于是他当机立断地插入话语:“好,我知道了。根据我的记录来看,都在睡眠时间,确实是类似于噩梦的情况,但是这个周期是乱的,不是准确的每间隔多少天这样子。“

黄少天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张新杰你知道吧。他比我更专业一些,我们讨论了一下,你这个就属于……年轻,精力过剩,有向导疏导一下就好了。“

喻文州专门顿了一下,为了措辞,而黄少天听的满脸黑线,说得他好像是寂寞如雪、肝火旺盛。

“所以我说,我给你简单地处理下就好了。你可以每天这个时间过来一趟,在我这儿睡一会儿,为了避免你在有意识的情况下可能会不接受我的精神力,入睡时我给你疏导就没有问题了。怎么样?“

在喻文州的办公室里睡觉?岂不美哉!

这个提议立即得到了他的赞同,喜悦之情洋溢于表面,黄少天咧开了嘴:“真的可以吗教官?我、我这样会不会太打扰你?每天都进出你的办公室还是来午睡……会不会影响不好?“

“想什么呢。“喻文州忍俊不禁,”身正不怕影子斜,小哨兵。“

小哨兵。

这个称呼真是亲昵出了一种怪异的暧昧。

黄少天躺在喻文州办公室里的诊疗床上回想,心脏不自主地更卖力跳动,好半天都睡不着,一睁开眼就能看到喻文州在办公桌前坐着的背影,罩着干净的白色褂子。

他怎么会不接受喻文州呢?不过是身不由己的理智。

在清醒的情况下,这可是他最后的防线——不被喻文州发现他心思的最后防线。


TBC


我真的好喜欢医生状态的鱼x

比天天还喜欢他那样(被天天打死

2018-05-18 热度(15)
评论
热度(15)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