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做神仙谁饮酒。

【喻黄】Army 20

*题源 Ellie Goulding 《Army》 
*师生设定 
*When I'm with you, I'm standing with an army. 

高考倒计时10天,温书假前,高三级部统一要求之下,班上又开班会了。
喻文州不是煽情的人,逐项按着提前准备好的来嘱托自己的学生,做成了幻灯片在投影里放上一轮,又打印出来人手一份。
清了清嗓子,他竟也会有些不好开口:“你们毕业前最后一次班会了。”
黄少天还有些课堂打岔的“惯犯”都没说话,安静地不行,仍有无需言说的紧张和即将分别的伤心。
“记得,第一,改天你们去看考场,一定得去看看,踩好点;第二,考试的一些规则要求,和我们模拟考差不多,但是还是要仔细看看;第三, 该带的提前准备好,不该带的一定放好,手机、涂改液、修正带都不能用的,证件最重要,大家都听过很多新闻了,千万别忘,也互相提醒;第四,临考、在考场,有什么事情不知道怎么解决,立刻寻求帮助,刻不容缓的。好吗?”
“我也不啰嗦,大家都不喜欢,希望你们都能好好地考完。考前照例的,每年都一样,我们有温书假,小假期的几天里大家注意安全。”
他微笑了一下。
“我们改天见,加油啊。”
黄少天的同桌问的问题还在他脑子里面转着,他本就不太能放过自己,一直问自己,“没了喻文州你怎么办”。
每个人都打包好了自己这三年用过的东西,收拾干净,呼啦啦地离开了。
空荡荡的,喻文州只带这个班一年,也觉得空荡荡的。
面对情感,人类不会太强硬的,总是容易被触动。只要和活生生的人一起相处过,总有柔软或易碎的地方。
剩一个黄少天还在,两手空空到他身边来。
黄少天打算把东西都放到魏琛那儿,他还是那么个主意,能不回家都不回。
喻文州清楚小孩儿的想法。
“少天,咱们回家吃饭。”
他想好要做什么好吃的——葱姜炒蟹,还有前两天卤的牛肉,清炒的通心菜,如果黄少天想要,还可以做可乐鸡翅,很多都可以,几乎所有黄少天想要的都可以。
黄少天却支支吾吾地告诉他:“我毕业了,我们怎么办?”
不难堪,只是太茫然。
喻文州很心疼,他知道黄少天绕进去了,根本想不通,不断地折磨着自己,而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被设置成万能的喻文州,千辛万苦才学会开口说话表述出这种痛苦。这太为难他了,自己怎么没有能知道他心里所想呢?怎么会看不出来的?每每此时心只能一遍遍揪起来更疼,责怪自己不够能力去帮黄少天。只恨自己凡俗。
他微微呼出一口气,教室里新装上的空调冷劲儿十足,冻得失去力气,只能尽力拢好手臂抱住黄少天,胸膛贴紧胸膛传达全部的暖意。
“不是说好的,要当同事吗?我会一直在,不会跑的。少天,别怕啊,一直一直我都等着听你和我说话的,我就是想听你说话的。”

TBC

激动地搓手手,少天天马上就可以放假了
要不要开个车

2018-05-15 热度(17)
评论
热度(17)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