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做神仙谁饮酒。

【喻黄】Army 18

*题源 Ellie Goulding 《Army》 
*师生设定 
*When I'm with you, I'm standing with an army. 
 
魏琛和喻文州对于黄少天的未来如出一辙的随意,黄少天确实是通透明白的,大多数时候无需别人来指指点点,但魏琛这种碎嘴婆妈的习惯偏偏只出现在面对黄少天时,每每遇上了,纵是黄少天也想逃跑。 
他一面知道这算是长辈得尊重点,一面又止不住地把老魏判定成为老不尊那一类。 
“少天啊你小子真的不让人省心,你说文州每天把你喂的白白胖胖是为了啥,还那么辛苦,又不是自己家儿子。” 
“呕呕呕,人家乐意,再说了哪有当儿子养的,你见过这么宠爱自己儿子的年轻有才的爹吗?喻文州也没那么老气吧。我自己心里很有数的,” 
黄少天八百种不屑全写在脸上,最怕魏琛这样念叨,自己将来也许是会令他失望的,他没有那么自信能不负别人。悄悄藏起他和他的“鱼老师”那些故事,着实能引起他心里隐秘的快乐,好像老歌里唱,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小秘密。 
不过这要是告诉了魏琛,怕是个惊天大秘密,更别说自己那徒有虚名的法律监护人。 
“你心里咋那么多戏呢,好好听我说啊臭小子!”魏琛恨铁不成钢,用手里的一沓卷子给黄少天脑袋来了一下,哗啦啦的声响,末了也吐槽,“你怎么现在比我还护着喻文州了……倒只见你损我不见你护着我什么。” 
“嘻嘻嘻嘿嘿嘿呵呵呵哈哈哈哈。”黄少天发出生硬的嘲讽,和魏琛同时看了看表,对视一眼。 
“周测!” 
然后头也不回的各自走了。 
 
喻文州有问过黄少天想考什么大学,他还真能说得出,很早他就知道的。喻文州也不惊讶。 
离家远一点最好不过,但还是不想出了这个市。以前这么个想法像是没野心,现在则是明明白白地不想离喻文州太远,力图靠近喻文州更多。 
师范吧,说不定借着老魏这层关系回学校实习的时候还能跟着喻文州混呢!说不定将来就是同事! 
他说的时候傻笑,喻文州没提任何意见,只帮他把嘴角的米饭拈走,微笑着点头。 
于喻文州而言,黄少天的决定都是好的,他都能无条件支持。 
后来喻文州又很认真地跟他商量,什么专业,要不要考研,要花多长的时间。 
“虽然你数学不错,但是我认为你不会太想在大学里学。历史倒是可以,想得到你以后在课堂上口若悬河的样子,我还很期待的。不过到底也是你的选择,我都陪你。” 
惊讶于喻文州对他如此上心的黄少天,享受着这种关怀,理所应当地幸福。 
喻文州怎么跟他说话总是透露出一种自然又心机的深情呢?难道真的是老父亲的关怀? 
在语文周测卷子上照常把答案写得超出答题区域的黄少天瑟瑟发抖。 
 
 
TBC
 
瑟瑟发抖的我,短小地更一下 
血债血还啊


气死宝宝了,电脑端还必须验证手机,我的海外手机号根本收不到验证码

2018-05-10 热度(28) 评论(2)
评论(2)
热度(28)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