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做神仙谁饮酒。

“Far as I can go, I go alone.”

狐狸跟小王子说,约定好见面的时间,就会满怀期待,金黄麦浪就像他的头发,搔弄着等待的急切。

我长途跋涉,用瓦罐装满从沙漠绿洲里取来的喜悦,小心翼翼捧着回到原地,等你到来,好全部献上。

而你来时,我已经没了力气再供着这实际廉价的瓦罐,它摔得稀碎,喜悦渗入沙丘,无影无踪。

2018-03-16 热度(4)
 
评论
热度(4)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