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做神仙谁饮酒。

【喻黄】Army 17

*题源 Ellie Goulding 《Army》

*师生设定 

*When I'm with you, I'm standing with an army.


夏天的感觉随时间推进渐入佳境,有一种不安躁动的因子开始自觉复制分裂,游刃有余地在人心尖上徘徊又不至于被擒住了殒灭。

喻文州仍是他独有的样子,讲课时洒脱流畅,一间教室前后黑板上的板书有条不紊随着讲解越写越多。

到这个阶段,他不会当即擦掉黑板上的内容,按照黄少天的语气,总有些人良心发现,其实这个英语很好学,然而自己以前一点都没听,于是追悔莫及,喻文州就大发慈悲给他们一个自我救赎的机会了。

一手尤其好看的字,实在是没有不看的道理。

喻文州如果知道自己已然被他的小孩儿神化成这样,肯定哑然失笑,微微颤着肩膀,无所适从的欢喜。

他开始每天给黄少天准备冰镇的绿豆沙、红枣银耳糖水、香芋西米露,手艺精湛,黄少天用不锈钢的匙羹一口口品着的时候,头顶的发丝被气流带动,撩拨着喻文州,这种时候他本来满心满眼就也只能容下一个黄少天,恨只恨还不是生米煮成熟饭的时候。

手肘贴着桌面,不自主地就叹一口气出来。

“咋啦?”黄少天吃得高兴,眼睛里闪闪发光,嗜甜者给自己添的白砂糖化成糖渍在唇边,犹如突现的珍宝。

喻文州前倾些上身,那攫取的欲望尚是难以掩盖。

而他的欲望主动送上了门,带着青涩的味道,摘下禁果初次尝试的心跳在胸口唤醒澎湃的浪涛。

人本该自制,喻文州总是习惯浅尝辄止,此刻却不太能摆脱黄少天送上的温软,他不合时宜地想起最鲜嫩的北欧海岸三文鱼刺身,精巧的刀功可以剔骨,片下的鱼肉在唇齿间辗转,无需佐料也足够魂牵梦萦。但尝到了黄少天,怕是将要“三月不知肉味”。

黄少天偷偷地笑,喻文州爱到十分,用手指揩去砂糖,又抚着他下颌亲昵地温柔地吻,弄得黄少天不可逃避地红了脸,饱满的绯色浆果到恰好时节便迸裂开来,晕了一片热情和诱人。

他几乎再难控制自己,见过那么多的人事后相中黄少天,不是青年气盛为求新鲜刺激,而是冥冥之中就认定了非要不可。大了黄少天六岁,喻文州只怕他的宝贝走进森林后就知道天下树木甚多,不是非这一株不可。

这个事情,喻文州也无法是十分自信的。将这一段韵事作青春,绝无可能,但黄少天可以这么选择——这样的忧虑从心口生出泉眼来淙淙淌过,他像是在老去。

黄少天使坏,注意到喻文州神色,舌头粉嫩贪着他手指上的糖粒,喻文州呼吸顿住短短一霎,被带走所有繁复多余的想法,返回到当下恰好甜蜜幸福的境况。黄少天的这种姿态对他来说充满勾引意味,也确确实实撩拨到了他的欲望。

喻文州一把揽过黄少天,腕子贴着后颈,手指有意无意之间扒拉着宽松的T恤衣领,刺激直击神经中枢,惊得黄少天怕滑下椅子一样赶紧抓住喻文州的胳膊,吞了口水怔怔地看着喻文州这一出反杀。

仍然,姜还是老的辣。

男人眯眼微笑着,气息在夏意蝉鸣里声声落到实处,有的事情当然是想快些早些和黄少天一起做,但时候未到。既是葱茏之时,也不妨等到结果,秋收冬藏。

“少天,别乱来啊。老师也有七情六欲的。”

黄少天一撇嘴:“呸,我对于你会做什么还十拿九稳呢!”

“十拿九稳?”喻文州挑眉作出半信半疑的表情,像正盘算着什么行动,手掌沿着脖颈从发根拢住黄少天后脑勺的发丝,逼得黄少天又紧张起来,闭着嘴吊着眼睛,恰似一头初生牛犊。

而喻文州轻轻拍了下他的后脑勺便松手了,留下余温和夏风制造的清凉。前后反差,也是空落落的。他反而去攥喻文州的手,紧紧的握着那几根写粉笔字的手指,肩膀耸起来了些,再放松下去。

“怎么了?想说什么?”

“就……不知道。这样真的很好很好,有点太好了。”

“一直都很好,不怕。”黄少天知道他要说什么了,却还是能被喻文州哄住,“慢慢来。”

2017-11-05 热度(38)
评论
热度(38)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