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做神仙谁饮酒。

【喻黄】Army 16

*题源 Ellie Goulding 《Army》

*师生设定 

*When I'm with you, I'm standing with an army.


回到学校后,黄少天在喻文州家里把自己收拾干净,看着自己课桌上整整齐齐的被摞好的练习册和卷子,感觉头都要掉了,恨不得钻回喻文州怀里大声地嘤嘤嘤一场。但他心里还是清楚自己该做什么,叹口气坐下来重新按自己的习惯分类整理好,开始奋笔疾书。

喻文州趁着这时候学生都洗澡吃饭,凑过来看了一会儿,眼睛里可谓是脉脉含情了,都不带转移对象的视线把他的小孩儿勾勒出瘦了几斤的样子,帮黄少天把文具都收拾好,伸手揉揉他头发,蹭过又薄又凉的耳垂,恋恋不舍收回手插进裤兜里温存方才的触感。

总有人凭耳垂看福气,黄少天这样大约会白白失了很多福分,喻文州想自己不知道能不能和他薄命同享,共渡些苦厄。

“喻文州。”黄少天耳边发痒,实在别扭不过,抬眼撇嘴去找喻文州。

“嗯?”喻文州饶有兴致地翻看黄少天最近练字的本子,是颇有成效的样子,也是花了心思。完全浪费时间来敷衍他的,就会始终没丁点变化,照样是鬼画符外国人也看不懂的26个字母。

“你在这我觉得好奇怪。”

“那你想不想我在这?”喻文州似笑非笑。

“如果为了我的未来考虑,当然是不要。你在肯定好啊,但是……啊,你就会转移了我所有的注意力啊!”黄少天装模作样痛心疾首地捶了捶桌子,“我爱学习,让我学习!请老师给我一个学习的机会!”

这一番爱恨纠缠的内心戏全表演在脸上了,喻文州说:“听你叫老师莫名有些不习惯。”

黄少天一个白眼娇贵地奉上。

“尊师重道,传统美德,你可是园丁。”

喻文州笑着摆头,脑袋发昏,撑着桌面慢悠悠亲一口黄少天脸颊,手臂拢住一片阴影,留下他的气息在黄少天脸上,没好好打理的胡茬刺棱出真实感,让黄少天相信自己没做梦、没臆想。

“走了,明天早餐我给你准备,晚上好好睡觉。”

“好好好,是不是病号加餐啊?”

“加餐?意思是要两份白粥还是咸菜?作业补得完吗?”

喻文州可谓是冷酷无情又无理取闹,黄少天扁嘴看向桌角上的药,还没吃就苦到了心底里。

而冷酷无情的人又折返回来,手臂从他身后揽他在怀里,轻声温暖。

“想吃什么?我给你准备。”

这种日子好像可以过上十年、五十年,哪怕永远都是高三这样的境况不变,也可以熬下去,因为他知道可以熬成醇厚甘美。



TBC

我又来啦!!

感觉一切在慢慢稳定,奶自己一口

2017-08-30 热度(15)
评论
热度(15)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