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关注!
主要更新摄影和全职w

【喻黄】Army 15

*题源 Ellie Goudling 《Army》

*师生设定 

*When I'm with you, I'm standing with an army.


他又醒来,喻文州垂着头睡着了,后脊梁在椅背上若即若离,昏暗的凌晨光线像是经过月球表面的反射后才这样虚弱温柔,笼罩着沉睡的男人,背光下生是长出一双翅膀,轻轻挥动。

黄少天手上的针眼还有点不真实的抽痛,他盯着喻文州。

这天使是恰恰误入坠落人间,还是就此即将离去?

他浑浑噩噩的高三复习课,他正在错过的联合模拟考试,他丢进垃圾桶的早餐,变成重叠的胶片,影像混乱,勾画出喻文州的轮廓,只是刚好足够清晰。

当魏琛来扶他的时候,他突然找到了没有喻文州的时候好像能倚靠的东西,除了喻文州,这世间确还有人如此坚实可靠,作为他漂流汪洋之中可暂时凭借的浮冰,带着陌生而产生的冰冷,用尽心思和时间捂暖了又怕只化了水积蓄成淹没他的一抔。

他还没和魏琛说上话,可能也有点尴尬,说谢谢太生分,不说几句又显得狼心狗肺。

然后喻文州就来照看他,疼痛至模糊的意识很难堪地忘记了魏琛做了些什么,他很想知道,而喻文州都没说,他肯定喻文州和魏琛之间有长谈,却拿定主意不闻不问。

这样就是他们三人之间的关系,都有点固执,磕磕碰碰的,还好都是能解决的样子。

突然安心了许多,黄少天咂咂嘴,自己拿起床头的凉白开润湿双唇,喻文州扶他躺下时指尖的温度从被他碰过的杯子里的水抚上黄少天的唇齿,在过分冷的空调病房里刚好像夏天。

有的地方刚好阴凉带习风,有的地方冷气太足,有的地方把人放到热锅上炙烤,反反复复,总难一直如意。

喻文州直觉般抬起头,脖颈的僵硬带着人体血肉的真实感,不像机械的缺乏润滑或传说神话里非生物的苏醒。

他的手很冰,罩住黄少天被扎针的位置缱绻缓慢地摩挲,思念和挂记在血液里循环着,无声却明了的含意让黄少天罕有的不知所措起来,只盯着喻文州亲过他的嘴唇看,好像是对什么产生了渴求,朦胧不清的悸动在帮他阅读喻文州这本晦涩而迷人的诗集,长诗写的是文字构成的低昂乐章,短诗不要蹩脚的韵律,单是几个字句就够他品赏回味千万次。

那双嘴唇需要润泽,那样的声音会更美妙。

“还想睡吗?”

“只想回家啦。”

“那我带你回家。”

如果生命有仅属于此刻的感受,黄少天觉得能活一秒就是一秒吧。虽然他可能还有很多可挥霍体验的青春,但是喻文州就足够这一辈子了。


2017-08-25 热度(23) 评论(3)
评论(3)
热度(23)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