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做神仙谁饮酒。

【喻黄】御守 1

*题源 心华《御守》

*向哨


黄少天又出现了精神波动,美洲豹躁动不安,扰得整片宿舍区哨兵们的精神体都有瑟瑟发抖的迹象,哨兵们不住地卧槽起来,根本没法入睡,干脆摸黑打起了斗地主,凭借优秀地感官用指尖识别牌面,甚至赌上几支烟和鸡腿。

而始作俑者还在做噩梦,他的精神力强度高出同期入伍的哨兵许多,更少有向导强大到能帮他疏导。至少在这个军事学院中,没有哪个学生比他更厉害了。

教官中说不定还有。

一个着装整齐干净的身影踏入全是哨兵的宿舍,直往目的地去,脚步声经过的房间尽数安静了些——他平复了他们的心绪,举手之劳一样。

这些年轻气盛的哨兵立即废去了牌局,屏息推开门循着脚步声找到强大的向导教官的位置。

喻文州应付这些完全是游刃有余,但身体的战斗力比起别的向导确实战五渣,不得不留在了后方做教官,来面对这群正值青壮的男性哨兵。

他的中白鹭有着十足的涉禽的优雅和骄矜,但确实有资本,一步一步地摇晃着尾羽,勾得饥肠辘辘得美洲豹即刻扑上来用爪子要拍,白鹭挥着翅膀跃起,直接落在食肉动物背上,狠啄一下脑袋顶。

黄少天猛地睁开眼,警惕性是刻在骨子里的,伸腿直扫喻文州门面,喻文州脸上镇定,身体动作却只堪堪躲过,反手锁上了门,下一击被黄少天的精神体用家养大型犬一样的姿态止住,头蹭在黄少天腰间,好不凶狠。

白鹭昂起头甩了甩翅膀,不屑地扭头。

喻文州用精神力对黄少天进行疏导,那些逼真的梦魇扣紧了喻文州的眉头,那不是恐惧,那些辐射一样的,都是愤怒。

譬如,关于他喻文州申请调入军区而被拒的事情,黄少天就很生气,冲动和暴力完全裸露着。喻文州已经正面体验过。

黄少天终于清醒过来,率先单方面切断了精神联系,汗涔涔地套上短袖上衣盯着喻文州,像盯着闯入自己领地的不速之客。

“黄少天,”喻文州没有丝毫不快,干脆地收回精神力,倚着门板微笑,“这是你入营以来第六次失控,还有半年,我每个月要失去一次优质睡眠,来找你,这很不方便。整片宿舍区的哨兵都被弄醒了,这是你今晚更上一层的战绩。”

“我建议,”“我不去!”

黄少天的美洲豹早已心满意足地蜷在白鹭的身下,但他却一口回绝了喻文州。

这大概也是口是心非了。

“我没说让你去医疗中心检查。”喻文州顿了顿,不再抱臂搭上门把手,“你可以来找我,简单地帮你看看怎么解决。”

黄少天不可置信地皱眉,喻文州说周二和周五晚他都可以去,临走前最后说:“你知道我在哪儿的。”


TBC


为什么更新了会掉粉,不更会涨粉

什么魔咒?

2017-07-25 热度(46) 评论(8)
评论(8)
热度(46)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