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做神仙谁饮酒。

【喻黄】Army 14

*题源 Ellie Goulding 《Army》

*师生设定 前文

*When I'm with you, I'm standing with an army.


立夏前后,南方已经被要下不下的雨憋得像夏天已经来了。

蝉会叫,人都穿T恤吹风扇喝冷饮。黄少天一时胃口十分不好,就算是芒果西米露作餐后糖水也也吃不下。

喻文州不在,一个湖南口音很重的中年女老师来代课。但大家都喜欢极了喻文州。

上个月,黄少天就已经被喻文州告知出差这件事,还要坐飞机跨省开会研讨分享,原以为只是去邻市听两天课的,想来还是不舒服,他又非拗着规矩平时死活不用手机和喻文州联络。

魏琛望到黄少天在他办公室门口晃悠,问:“小子,要不要用我的短号跟喻文州联络?”

黄少天心不在焉地把自己画的思维导图都捏皱了,偏哼哼着说:“不用。”

魏琛一点不客气地揉乱这颗脑袋,喻文州还想和黄少天说话呢,这傻小子非拧着,好在是喻文州也快回来了。他多仔细看了黄少天几眼,皱着眉一拍黄少天后脑勺。

“你小子要成精还是要住院?脸色这么差,又没好好吃饭吧。”

“我……”黄少天一撂笔,“我吃不下,天天胃疼。”

“不早来找我?放学后带你去医院。”

“我干嘛老要麻烦你啊?”

“那你老是麻烦喻文州?”

“那是他说了他乐意的!”

“我他妈的也乐意啊,小兔崽子,我看是你比较乐意找他吧。你爸就留下你这么一个小玩意儿了。”

黄少天顿时噎住,他是想说“对,我就是喜欢他”,但又说到那些古早的事情,因为魏琛和他是亲人,所以会关联上那些事情,乱七八糟的,他恨不得从来没有过。

“你为什么总要说到那些,一点也不喜欢。”

他的胃里有什么东西化成利刺穿透了身体一样,让他想尖叫出这种痛,钻心入髓,头发随脖颈仰起而垂下,冷汗全流了出来,沾湿衣服。所有的动态都静止淡去了,说不出的让他头晕目眩的恶心画面和色调,一起剥夺了他和这世界的联系。

“不论原本是为了什么,我现在也是只想多照顾你一些,和我是谁没有关系。黄少天。”

“黄少天?!”

魏琛赶紧扶住沿着围栏滑落身体的黄少天,直奔医院。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是第二天下午五点多,电视上被静音的节目恰好是本日的新闻。

渐渐入秋,傍晚的光线比仲夏柔和了许多,铺落在一砖一瓦一草一木上,从窗帘的缝隙礼钻进来,都跳进喻文州的怀里躺下,灼得黄少天心痒痒。

“少天。”

喻文州确认他醒了,即刻起身把他的床调起来些,眼眶是乌青的,在碎发的阴影下掩藏不住。床头放的保温桶里不知道有没有热的饭食,电热水壶倒是刚刚好开始叫。喻文州过去倒了两杯水凉着,又将已经晾好的凉白开送到黄少天唇边。

黄少天觉得此时的信息太多了,有点头疼。

他乖乖地就着喻文州的手喝水。

“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喻文州用手指给他把下巴上的水渍擦掉,一字一句都直奔黄少天与喻文州近在咫尺的脸颊,轻搔起少年的悸动。

“……我头疼。”他撅了撅嘴。这是他没照顾好自己造成的事情,喻文州绝对是因为这突发情况在魏琛的告知下赶回来的,看样子也是一宿没睡,还煮了东西拿过来等他。

喻文州用手掌缓慢地抚过他后脑的头发,温柔至时间都变得缓慢:“那再睡一会儿。”

“不。”黄少天舔了舔嘴唇,“我想吃东西,或者你陪我睡。”

“好。”喻文州笑着纵容黄少天,将保温桶的盖子旋开,里面飘出纯粹干净的米香,还有足够的温度,“先喝点粥,然后我陪你睡一觉。”

黄少天就着喻文州的手喝了几口热粥,又在喻文州的帮助下躺好了,但非拽着喻文州的胳膊,像极了三两岁的时候父母要出去上班却不肯放人的为难样子。

喻文州哭笑不得,本来想声厉内茬地批评一番黄少天不好好照顾的问题,现下是知道了小猫小狗的举止代表他认错,更加狠不下心来。

他站起来拨弄开黄少天的额发,亲了一下那整宿发热的额头,又碰了碰黄少天被实习护士扎针失败全是窟窿眼儿的发青手背。

“好好睡觉,我陪着你,不会走的。”


TBC


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竟然更了!

老喻:终于给老子亲到了……虽然只是额头,这是恋爱的一小步,却是喻黄的一大步!

2017-07-15 热度(35) 评论(1)
评论(1)
热度(35)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