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做神仙谁饮酒。

【喻黄】Army 13

*题源 Ellie Goulding 《Army》

*师生设定 前文戳头像!

*When I'm with you, I'm standing with an army.


大年初四,第二天就要开课了,两个人约在这一天吃饭。

黄少天特别有主见地翻看餐牌并且询问服务员,这个文绉绉的菜名他是懒得花心思了解,其实也是明白的。光是点菜,就让他费了不少口水,服务员的脸上出现了与蓝雨三人组一致的想逃跑的表情。

喻文州见到黄少天心情好极了,却不得不拧出一个歉意的不失礼貌的尴尬微笑给服务员。

黄少天和他并肩坐在卡座,站起来给喻文州倒茶水、按习惯洗餐具,虽然喻文州在路人看起来是少年老成的做派,但这种模式像极了父子或者长兄如父的说法——在旁人眼中。

喻文州靠窗在内,黄少天靠走道。

服务员下好单过来告知:“我们承诺二十分钟内为您上齐所有菜品。”还颇为认真的拾拳放于左胸口。

黄少天突然抬头惊恐地看着这股中二气息,吓得人家以为自己刚才被话唠惊吓到的表情被复刻了。

菜品端上来,黄少天一时不知道哪个是哪个,咬着筷子头好一番纠结才开动。

说时迟那时快,蓝雨三人组从窗外风一样的掠进来,黄少天当机立断地坐到喻文州对面,走位流畅,操作无缝,还把自己的餐具拢到面前。

“没位啦!你们要不要重新开张台?”黄少天用护犊子的精神保护他喜欢的菜和他喜欢的喻文州。

喻文州低头给黄少天把剩下的蟹黄蒸夹进碗里,这才把脸悠悠地抬起来问好,心里知道八成是黄少天说今天来吃饭,不过这始终是玩笑,大概就是过来晃一圈。

“好凶,社会我天哥。”李远带头玩笑。郑轩拿着手机马虎地做了个揖抱拳,徐景熙已经是憋不住地开始笑,肩膀耸动却没出声。

“景熙说过来看看,顺便我们也吃顿饭,单身狗的食盆在楼上,拜拜了!”

“好几天没见到我们喻文州老大,相亲辛苦,憔悴了不少。”

郑轩摇头弹起,脑电波传达出“天涯之广,我却无处容身”的浪子之言,然而——

“郑轩竟然出门了,你们要去吃什么好吃的!”

“麻,辣,小,龙,虾。”徐景熙一字一顿故意逗黄少天。

黄少天瞪大了眼睛,扭头去问喻文州:“我们有没有机会吃啊?”

“当然有,不过这个季节不合适,价格高,虾也不好。”

“哇……那什么时候好?”

“我们夏天去吃,这个季节可以吃生蚝。”

喻文州说的头头是道,蓝雨三人无论这话的真假都有种自己坑了自己的感觉。

“夏天!等我考完,我们可以一起去海边玩!”

黄少天跟着喻文州,也开始有底气为情感做梦,他一说,从冬天计划到了夏天,好像很远,又好像很快了。不过四个月,想想吧,碧海蓝天,沙滩浪涛,露营或者住酒店都可以,他想和喻文州一起。最好是露营吧,在人比较少的海岸城市,可以燃着火堆,看星星看日出,抱着喻文州说话。

“海边,好啊,先定下了,我们五个人一起,还可以烧烤。”

喻文州用餐巾纸帮黄少天擦手,因为他知道黄少天筷子拿得不好,总沾些酱汁在手上,他可以不纠正不说明,一次次地重复做这件事。

为黄少天。


TBC

2017-07-10 热度(39)
评论
热度(39)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