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关注!
主要更新摄影和全职w

【王叶】一笑了之(下)

*题源 宋冬野《安和桥》

*非原著  (上) (中)


梅雨之后,湖南的洪灾情况稳下来了,长江终于歇停会儿了,医疗队撤走。

叶修回到家,北京还是原来的样子。

他被堵在五环的高架桥上了,晚七点他最讨厌最躲不过的高峰期,他的手机只剩百分之二的电量。车流纹丝不动,他想起去年夏天各个病房的电视机都在播《爱情公寓第四季》,不知道总是看到的是哪一段儿,一伙人在高架上搞事情。还有王杰希请他看的电影《爱乐之城》,塞车的洛杉矶大马路上人都蹦出车来唱歌跳舞。

他确认完手机的电量,抬头发现王杰希就开着车在他左边。两扇贴了膜的车窗把王杰希描得只剩个大概的形状,可他知道他和王杰希对上眼了。

王杰希大半年没联络他了,虽然是他先赌气的。

“叶修,有空过来吃饭。”王杰希打来的电话叶修凭本能用非条件反射接听,根本无从拒绝。王杰希把这话说得像隔壁的阿姨一样,客套又随意。

“哎我,”叶修突然没了底气,“我尽量。”

“我等你。”

然后叶修的手机没电歇菜了,这狗血的桥段,王杰希平静又富有他独特包容力的声音捶打着叶修的脑壳,干发疼。车流在故事情节进一步发展后顺理成章地挪动,王杰希的车要进岔道,他看着手机地图联网后显示的全是塞车标记,感觉胃里有点恶心又有点痛。

北京这么大,他连条畅通的路都找不着。

叶修大概又是被支到哪儿去了,加上他那时赌气,加上他一直都不爱用手机,好像也可以原谅。王杰希包容了叶修闷声的大半年赌气,春节叶家上他这儿吃饭,他也没看见叶修,直到下一个夏天,在车玻璃反光扎眼、动摇空气的五环路上,他勉强看见了叶修,却好像又被拒绝。

王杰希劝自己,再给一次机会,给谁都行,每天守在店里等他来,就等两个星期好了。

网上调侃说,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叶修老能想象到王杰希被挂了电话的表情,凝固的,又是从内部缓缓崩塌粉碎的。

他熬了三天的夜班,终于休假一天。

但不知道为什么,今晚王杰希这儿挂壁式空调的风正好吹到他脸上,他想明早喉咙眼儿大概会冒烟。明明王杰希对这个小房间一点儿改变也没做,沙发床还像去年那么干净,外面那棵鸟语花香的树也还是那么高。也许是因为他这次背对着王杰希睡觉。

叶修发现自己很快就渴了,又渴又热,王杰希的呼吸又粗又重。

今天他来,王杰希在收银台忙,打完招呼后王杰希照例亲自去后厨,过了会儿端个清炒荷兰豆和清蒸武昌鱼出来,说声“怠慢了”就又没影了。又过了会儿到快打烊的时间,坐下来对着喝闷酒。到了十二点多,关掉没人看的足球比赛,关上餐馆的门,关了大厅的灯。

王杰希说:“在这住一宿吧。”

王杰希又疲惫又脆弱似的,眉头聚拢,眼球上爬着血丝,肩膀勾着掩藏些什么。

叶修突然知道错了。

王杰希这样小心翼翼,赤裸真诚对他们两人来说都不容易的事。

“王杰希。”叶修轻声试探。他的皮肤要融在被单里了。

“嗯?”王杰希含着鼻音翻了个身,空调被发出簌簌的声音。

“你感冒了。”叶修见他没睡,爬起来往他枕边去,在玻璃茶几上磕了下腿,在黑暗里无声地呲牙咧嘴。没破,肯定没破,但要青了他也要大半年才能好。他终于在知道疼了,直到撞上之前他总以为自己能无所畏惧。他现在怕,怕王杰希对他已失望,怕自己踩中的是百分之百减去成功率的那部分。他从没经历过的那种。

“挨这么近,小心传染。”王杰希闷笑着应他,从被子里伸出胳膊阻他的手来摸额头,胳膊上的绒毛挠着叶修的手和心。

叶修恁是把出了细汗的手掌摁上去感觉温度,好一会儿半认真半玩笑地说:“没发热,不是流行性感冒,也不是胃炎。”

王杰希一派服了的表情,屈着腿坐起来,贴近了闻,衣服上有油烟味,让人想起他掌勺的私房菜。叶修抓着他手臂,两对黑眼珠了干瞪着,干等着。

叶修吃中了王杰希做的菜,王杰希养好了叶修看管的病。有句话,要抓住男人的心,先抓住他的胃。

叶修没头没脑地让智商和逻辑滚蛋下线,说:“被你说中了,我还真是不喜欢女的。”

“那你喜欢什么?”

“你。”

王杰希笑了,主动伸出手把叶修的脑袋揽过来,既然不是流行性感冒就不传染,他放心地吻上去,在鸟语花香消散后窗口腾出的微弱月光下摸索着叶修那张嘴的模样。

他想这样做很久了。


END


写完了,撒花。……好久没写he……日

2017-07-07 热度(20) 评论(4)
评论(4)
热度(20)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