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做神仙谁饮酒。

【喻黄】Army 11

*题源 Ellie Goulding 《Army》

*师生设定 前文戳头像!

*When I'm with you, I'm standing with an army.


大年初二,黄少天被父母带出家门去百货商场逛街,还有两个要抱的,一个牵着走的。这是场大戏,在商场门口有年花摆放,喜庆又庞大,女人拉了个路人过来后,拜托别人帮忙拍全家福,然后她就可以发朋友圈,好像生活很幸福。而黄少天并不配合地笑,像太宰治写大庭叶藏在那些合照里唯他不笑的古怪一样,死盯着镜头的方向。

当黄少天在熙熙攘攘的人潮中看见请客吃饭的喻文州时,只能说,这个城市没有那么大。

喻文州好像和他心有灵犀,明明对面坐了个优雅端庄的漂亮小姐姐,也舍得移开眼看他一身土鳖的大红色。那表情是错愕的,并不是那种“被捉奸”的慌乱,反而有着十分的把握能处理好这些让他无奈地去面对的事情。喻文州眨了眨眼,微微带出些笑意和温柔来,刚才一点也没给别人,此时换下了用于守卫的客套和礼貌。

这让黄少天也愣了一会儿。原来要办的事情是相亲。黄少天自嘲地笑了下,还好他不是需要相亲的年龄,不然相亲的时候定在同一家餐厅、看了同一场电影、见了同一个女人,那该多尴尬。

随着人流被动地推着前进,方向恰好是喻文州,喻文州又一次扭头,微微昂起了下巴,像在找他。而黄少天身边这个女人眼尖地看到。

“天天,那是你班主任吧?唉上次家长会看他这么好的小伙子,还以为有女朋友了。”

对,一眼就看得出那绝不是女朋友,那样矜持地交叠着手掌垂头用余光偷窥喻文州的人,绝不是喻文州的女友。喻文州应该喜欢的人,会大大方方地倚靠他,肆无忌惮地盯着他,百无聊赖地念叨他。应该是这样子的。

“喻老师,新年好啊。”

黄少天还在傻看喻文州,而女人早已上前去插足打招呼。

喻文州推开椅子起身,举起手问候:“您好,是少天的妈妈吧。新年好。”

“来来来,天天,和老师打招呼。”

明明每天都有在微信上问安聊天。

女人的手碰到他的后背,他感觉颈上一片寒毛和鸡皮疙瘩起来,快速上前一步摆脱,点了点头想算作问好。喻文州冲他笑。黄少天差点哽住,不知道为什么。

“老师新年好。”

喻文州颔首,收起了笑,坐下来继续和桌子对面的人交谈,像是下了无声无字的逐客令,晾着黄少天一家人在一边。

女孩儿的脸色不佳,这边女人的脸色也难看,一声没吭地转身走掉,还用“不打扰了”给自己铺台阶下。

黄少天心里哂笑,他能理解喻文州这种替他出气的行为方式,因为这比较黄少天,真是讽刺。

他拿出手机,高高兴兴地给喻文州发微信,不知道是不是春节4G网路拥堵,文字泡前面的圆圈转了很久,幸好发送成功,让他得以暗爽。

“你好凶啊!哈哈哈哈哈!”


TBC


就算我今晚贼不开心,也要让天天开心一波

2017-07-03 热度(35)
评论
热度(35)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