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做神仙谁饮酒。

【王叶】一笑了之(上)

*题源 宋冬野《安和桥》

*苏沐秋死亡预警,非原著


遇见王杰希的时候,叶修刚从杭州回到北京。

他在杭州给了自己一个伤心的故事,他没能救活苏沐秋。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全国范围来说,他的手术成功率和术后康复几率都很高,尤其还是个上消化道出血。苏沐秋是个从医同行,心肺专家里的年轻翘楚,胃出血第一次发现后入院观察治疗,二回三回,实在让人慌了神,院长一通电话让他飞去杭州好生看护。

叶修这两个月真的是呕心沥血了,苏沐秋瘦得让人怕,就剩层皮裹在骨架上,哪能和医院门诊部专家栏里的英俊大头照匹配得来。临床上总有老一辈的爸爸级医生在给他指手画脚,说是吃过的盐比他走过的路还多,逼得他头疼,开讨论会时实在受不住总是一趟厕所三根烟地逃跑。

叶修见最后一次苏沐秋清醒的时候,苏沐秋还在发烧,他说:“还好我没家人,没人给我们医院闹。”

而且还非要笑。

那眼眶子底下一片乌青。

叶修骂了句“操”,转身就从单人病房里出去了。

是没人医闹,但这个医院的谁不认识苏沐秋?谁不赞许苏沐秋?他这颗心至少要受到自己一辈子的谴责吧。

他在自己临时办公室的窗口前一个人抽完烟,关上了门窗下班。而工作在凌晨来了。

那么几个顶亮的灯泡,几个小时后就不再为苏沐秋开启了。

 

“真是,一言难尽。”

叶修烟瘾大,狠狠地把火星碾灭在烟灰缸里后,抬起头看了眼王杰希才说话。

王杰希很善解人意地点头,这两个月长的故事梗在叶修的喉咙里怎么都呕不干净,他又给叶修开了一罐老青岛,没顾及自己该打烊的事情。

叶修后悔了那天赌气的行为,让他没能和苏沐秋多说上两句。他向来是好聊天的那种,不知道怎么的,气不过苏沐秋那山穷水尽一样的话,还偏偏就是那么个道理。分明是把人堵了个哑口无言。

“有时,确实是命。”王杰希的说道总是很玄乎,又在理,含义七分满,三分看各人心境。

“对,就是命吧。”叶修认了似的。

 

打从他在急诊接了王杰希这个胃出血开始,好像就摆脱不掉王杰希这个人了。下午五点的加油站,五环路晚七点的塞车,胡同口的小卖店,地铁站的1号线。就是在1号线,突然下去了不少人,空出来些地方,王杰希还恬然自得地进行着自己的生活,而为他做了压迫止血的叶修憋不住了。

叶修说:“哎,我是协和东院那个医生,还记得吗?”

王杰希平静地和他问好:“记得的,叶医生你好,好巧,你的车今儿也限行?”

敢情人家都记着,只是没像他这样憋不住。

“是啊,你家也住这条线?”

“不是,去店里收个尾。”

“辛苦,赶上这个点儿。”叶修指指腕表,末班列车的人也不是很少。

“要不要去喝两杯?我店就在海淀。”

“到你店里?您别是吃喝得送了协和吧。”

“我不怎么喝,算是请客了,再弄两个小炒。毕竟您是救命的行当。”

“行,恭敬不如从命。”

和王杰希说了几句,叶修想起来老北京人有时候说话就是这样的味道,其实现在少了,一点恶意也没有的。可这才像是他回到家之后该唤醒的本能。

“就这一站了,走吧,没落东西?”王杰希听着地铁播报起身。

“没。”叶修跟着他在这一站下。

“叶医生,看来你家地段好。”王杰希在出站口熟练地刷卡。

“直接叫名儿吧,怪别扭的。家里总想我回去,刚从外地回来不久,多往家里去几趟让他们安心。”叶修的IC卡不知道走之前丢哪儿了,在裤兜里掏了半天,把磁票投进闸。

“我自己的房子在门头沟。”

“比较省钱了,好。”

王杰希笑:“钱搁北京来花,怎么都省不了那么多吧,只有拼命往多了赚。”

“在理,你怎么的想着在海淀开店?”叶修打量着店面,私房菜馆,显得精致又生活,看价格和往来客人,还是针对白领为主。

“都是这条地铁线上过日子的,上回就是直接从店里去了医院的。”

“不去西院跑到东院,坐的飞机啊。”

叶修笑他,急诊从海淀去东城,真是富得疯了。

“员工弄的。”王杰希耸肩,“肯定不比直接在医院门口出事儿方便,头两天还见着新闻了。”

“只要能活,就好。”

叶修语气感慨,王杰希掐下话头,给了叶修Wi-Fi密码,自己去后厨捣鼓。

“吃不吃辣?”

“吃,当然吃,我就不客气了啊,先拣点花生吃。”

“行,没事儿,冰柜里哈啤、老青岛什么的都有,你拿。”

叶修把收银台的花生抓了一把坐下来剥着吃,红衣的花生米被他扒了个精光,怪不好意思地拢在一起怕落到地上,店里服务员上来给他倒茶,他说谢谢,然后就听着晚间新闻神游八荒。

做他这行就这样,生生死死的逃不开,饭桌上话家常都能绕回本职上去,寻医问药的没谁躲得过,看到自己的病人生龙活虎,那再好不过。

一盘子小炒肉,一碟子盐煮毛豆,如果不喝啤的再换两个陶碗,过一会儿王杰希会和他说:“客官,咱们这有句话叫‘三碗不过岗’,您看这天色也不早了。”可他凡胎肉体打不过吊睛大虫。

 

“完了,十二点了。”叶修特爱看表,但又不那么在乎时间。

“明儿值早吗?”王杰希把电视的足球节目停了,他们俩都一点没看。他让员工都下班了,站起来亲自收拾桌面,那件墨绿的Polo衫这会儿绷在身上似的。

“不,明天休息。”叶修把店门推开,点了支烟。这几年北京行道树还是那么低的枝丫,有时候路灯的黄色光都见不着,地上一片随风晃的影子,和哪年在县城小医院发洪水抢险救灾的时候一样。那时候背后是医院,空调大开,凌晨很安静,他点了一支烟,悄悄地把前一天的烟瘾过足了。就是慢慢地吸入再吐出,肺里面装点东西,沉下来一样,很安心。

王杰希犹豫了好久,把店里收拾了一遭,将剩底儿的啤酒递到叶修手里,问:“要不就在我店里凑合一晚上吧,有两张沙发床。”

“成。给你添麻烦了。”叶修爽快不别扭,王杰希笑着摇摇头。

其实这儿离叶修家也不远,但他一直不爱回家,何况有工作可做借口,王杰希身边待得很舒坦。他低头编辑了一条短信回去,说加班后碰上老朋友喝了点酒,在别人那儿过夜,明儿回家。

回复来的很快,说,多喝点水。叶修看得愣了会儿,把手机屏幕锁上,揣进裤兜里。

“上二楼吧,我把门儿锁上。”

王杰希把大厅的灯关了,招牌还亮着,光从树叶上反射到他身上,叶修看见他柔和又虚幻的轮廓,觉得命有时也就是个循环往复,离开一个前往下一个,作别一个迎来下一个。

空瘪的易拉罐被叶修投进垃圾篓里,哐当一声到底,夜晚在他和王杰希的操纵下落幕。

 

王杰希说:“我入睡慢,你别干瞅着我,早点儿睡。”

叶修说:“啤酒正上脑子,一时也睡不着。”

于是两个人坐起来玩儿手机,也就是刷刷微信朋友圈,好像有话可说,又不知从何说起。

“叶修,你也有自个儿的房子吧。”

“以前在朝阳买的,买得早,一买穷十年啊。”

“是,是,穷得只抽软中华了。”王杰希轻声笑了。

“你这讽我呢,院长之前让我去的杭州,答应给红塔山,最后就一条中华。”

“人事已尽。”

“你总这么信命的吗?”

“读过点《周易》,事发便信,没完之前都有余地。”

“唉,还是拼命。”

“我做菜手艺怎么样?叶修。”

“必须五颗星,留个联系方式,以后常来消费。”又听到他说自己的名字,叶修感觉异常舒适。

“你一个人来,提前告诉我,我亲自下厨请客,来的人多了不管。”王杰希把他手机接过来输入号码再加上微信。

“好,人多了我也往你这儿带生意,你这儿挺好。”叶修笑,他微信的头像就是个歪歪咧咧的笑字。

话不论客套还是真心,王杰希都高兴听叶修这么说。

“睡了,晚安,明儿给你买早点。”他把被角给自己掖好,冷气总是很足的,身子陷进布料里,很安心。

“最好是有小笼包啊,晚安。”

“会有的。”

以前心理科的同事和他说思维上的强迫能给人带来不可想象的痛苦,他不信有那么玄,但他已经盼着少想到苏沐秋一些好多天了,也只是徒劳。

今天,叶修想睡个好觉。

 

一觉到天亮,叶修醒的时候王杰希那床空调被已经叠得整整齐齐了,八点半,还好。小房间的窗户被打开了,勉强是鸟语花香。

他越发觉得王杰希太不一样,毕竟奔三的年纪做着私房菜馆老板,待人的种种细致入微,管理又周到严密,看起来还是个单身的。他想也许大伙儿都是黄金王老五的级别才会聊得投机。

叶修穿上鞋去找王杰希,王杰希在大厅里和员工一起吃早饭,做派简直就像自己家老爷子。

“哎,早啊王杰希。”

“早,卫生间里给你放了一次性的洗漱用品。”

“好,谢谢啊。”

叶修转身欲走,又扭头,说的话惊得王杰希差点把豆汁儿洒出去。

“你还单身呢?为什么?”

王杰希一时无话可说,叶修这个三十已过的老光棍哪儿来的这种问句。而叶修一时脑热便问了出来,自己也还没摸着自己的心思。刷完牙后在洗手盆前往脸上呼了几把水,他抬头看镜子里,气色不错,水浸得眼眶发红,但眼球上的血丝少了许多。叶修心想,王杰希还真是有奇效,索性对着镜子里的自己乐呵地笑起来。

等他坐下来吃早点,王杰希纳闷了:“怎么这么高兴?人逢喜事精神爽?”

“哈,没有没有,睡得好,高兴。”叶修喜形于色,连忙摆手去对付他的小笼包,“还真有小笼包,谢谢啊。”

“喜欢吃就成。”王杰希拿着豆汁儿和端着高脚杯一个气质,叶修望得眯起了眼睛,王杰希被老狐狸似的目光弄得浑身别扭,一口闷放下了纸杯,让他没得再琢磨。

“对了。”“嗯?”“九点四十左右去坐地铁人少些,你要回家的吧。”

提到回家,叶修不乐意地撂下包子,吞咽口中的食物道:“会的。”

怎么说人家是好意的,他继续吃,又在自我检讨。

王杰希离开餐桌去倒水吃药,叶修一眼看到那有奥美拉唑,肯定不是一天两天的毛病了,一个挺能自制的人怎么就整出了慢性胃炎?他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遂问王杰希:“你什么时候复查?”

“下个月吧。”王杰希对此丝毫也不用解释,坦然得不得了。

“你来挂我的号呗。”

叶修没头没尾地这么说,王杰希吞下药片挑起眉毛看他,叶修注意到王杰希是个大小眼,现在里面装满了问号。

“然后等我休息时间,请你吃顿饭。”

“吃饭你到我这儿来就行,或者你上我家来。”

叶修又摸不着头脑了,他大概是一时糊涂,脑袋面对王杰希总不太灵光。


TBC.


放了假的假期快乐,没放假的继续加油

这个故事是很有目的性的,尝试回归自己风格的东西,不止是情节

欢迎捉虫w感谢食用

2017-07-02 热度(24) 评论(2)
评论(2)
热度(24)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