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年了,遇见你很高兴。


日常:喻黄 叶受 张安 摄影

【喻黄】Army 9

*题源 Ellie Goudling 《Army》

*师生设定 前文戳头像!

*When I'm with you, I'm standing with an army.


黄少天到的很准时,喻文州站在路口领他一起过去。

不得不说,这天的太阳光很好,离了学校,喻文州穿得帅气很多,黄少天仔细打量着他这身黑风衣加围巾的骚包装备,觉得十分不自在,抬起手来拉拉链时只能用“直男”来形容自己,不过喻文州看他倒是很好,白色的薄款羽绒服,直筒水漂牛仔裤,黑白格衬衣打底,就是显得腿短了。

“你看得我瘆得慌……”黄少天偏过头去,用手扯了扯背包带。

“好看才看的。”喻文州说话跟灌了蜜糖似的,一点没有为人师表的自觉。

黄少天在小道上挤到他身边,做贼一样的神态:“要是撞见我们学校的怎么办?”

“我会用围巾挡住你的脸,然后说你是我表弟。”

“我都没发现你这么……那什么的,我还未成年呢!”

喻文州停下步子,黄少天猝不及防撞了个满怀,被喻文州贴心地揽住腰时,抬起头来看见一家装潢风格轻松明快的店开着半扇门,里面有几个人像是抓住了他那句“未成年”都抬头虎视眈眈的。

黄少天正要开口问,喻文州作个噤声的手势说:“但你答应我了。顺便,早恋不能耽误学习。”

黄少天猛然间觉得自己是上了贼船,也没有退路可走,抓着喻文州的胳膊听天由命。店里的三个男服务生挂着黑色围裙和金属名牌,齐刷刷地来招呼喻文州。

“好久不见啊!”“下午好,喻文州。”“下午好……这是你钓回来的小孩儿?”

李远,徐景熙,还有这个懒洋洋的但是屁话很多的郑轩。

而喻文州给了个“你好自为之”的表情让郑轩自己体会,郑轩立刻从午休中清醒了,想起喻文州才是老大。

黄少天有恃无恐地从喻文州胳膊下亮出一个中指给郑轩,说:“我是黄少天!”

喻文州无声地笑,揉揉黄少天的脑袋问他:“你看坐哪儿?”

黄少天当机立断地选择了沙发,抱上了靠枕就不再需要喻文州的架势,翻着菜单物色好吃的。喻文州站着不知是和那三人说些什么,看起来就像领导一样,但很快拿了部iPad就向他走来,径直坐在他旁边,而不是对面。

“怎么啦,突然感觉你像个黑社会头头,就是斯文了点。嘿郑轩!”黄少天故意把郑轩招过来,有几分狐假虎威的意思,“我要巧克力松饼,嗯……喻文州的话你肯定知道他爱喝哪种咖啡的!”

郑轩拿笔记下来,喻文州平静地在iPad上看些什么文件,没有出声,让人意外的黄少天知道喻文州的口味,只是这个年纪的他确实还不太懂咖啡。

“喻文州?”“怎么了?”“我想喝冰的……”

郑轩汗颜,喻文州认真地考虑了下:“去冰的奶盖乌龙?”“好啊好啊。”

郑轩沉默地从闪瞎眼的范围离开,把点单内容丢给了徐景熙之后又去忙别的。

这家店叫蓝雨,客流不大,东西不算便宜,但菜单上什么都有。

黄少天戳戳喻文州:“你们怎么赚钱啊?”

喻文州发现黄少天的聪明和直觉基本不会出错,开个“贩卖人口”的玩笑是一点也不好笑得,目前解释起来又不合适,想了想,最终干脆利落地甩锅出去问郑轩:“对啊,你们怎么盈利的?”

郑轩拿着菜单的动作就像拿着飞刀:“贩卖人口。”

李远把暖气温度调高一度说:“好冷啊。”

徐景熙把做好的饮品端出来,说:“天凉了,该让郑轩卖身了。”

“压力山大,我不要在这儿打工了。”郑轩放下菜单时有股撂挑子的味道,别桌的都是熟客,对此见怪不怪,只是乐得笑。

黄少天脑子里想的已经远远超出真相,抱着奶盖乌龙茶边喝边猜:这也许是个档口?接头点?那喻文州就是负责人?接头人?会杀我灭口吗?天哪!可是他屁股也不挪一下,抬起头来冲徐景熙大方称赞:“超好喝!”徐景熙看了眼既不加糖也不加奶并且钟爱巴西咖啡豆的喻文州,只是笑。

“写作业吧。”喻文州的围巾一直没取下来,此时喝了两口咖啡倒觉得热了,摘下来搭在沙发扶手上,黄少天看他转身时的后脑勺也是好看的。

“嗯,好,知道啦。”黄少天用叉子把切好的松饼往自己嘴里送,他相当爱吃甜食,而喻文州对于大多数市面上的速溶咖啡的评价都是偏甜,此时端着咖啡杯熟练又优雅。

其实人人都有些不必要说出来的故事,恰好喻文州和黄少天都不是会被好奇心所支配的,时机到了,有的事情自然浮出水面,毕竟也不是骇人听闻的级别。

一个下午,黄少天做了两套文综试卷,吃掉了一份松饼两份鸡米花,喻文州换了一杯红茶,茶叶是一直放在店里的无烟正山小种,心里想着下回让徐景熙用烟正山小种做奶茶或者奶盖茶,黄少天一定喜欢,今天下午又没什么机会非去帮黄少天擦嘴不可,因为黄少天总是舔嘴唇,亮晶晶的只让他产生点别的冲动,而现在真的还是太早了。

“老板呀,我们收工回家吧!”黄少天累坏的样子,看着喻文州替他把东西收进背包,觉得背包能躺在喻文州腿上真是大好福利,“有老板就是好!我妈一定会很奇怪我放假回来还能长胖,结果都是你养的。”

“多攒点脂肪好,开学了辛苦。”喻文州拉着他的手站起来,给他把羽绒服的拉链拉好,另一手把iPad给到李远手里,又单独说了几句话,就和黄少天一块走了,黄少天还拽着喻文州扭头欢快地说明天见。

马路上风很大,下午5点半,天已经暗下来了,只有他们俩还在外面的样子。

黄少天被喻文州抓着手掌,一点也没别扭,一点也没害羞,他只觉得这样很好,很暖和,很安全。

在路口站了一会儿,眼睛里都看得出的想说话,实在憋不住了,他说:“喻文州,你干嘛非要当老师呀,帅气多金的,你又干嘛非要说什么和我谈恋爱啊,我们差了至少6岁吧,郑轩还说我是小孩儿呢。”

喻文州像他看他那样,目光不闪烁:“我原本只是想碰运气,哪知道刚好碰上你。”




我也好想快点产生别的冲动!!!!可是天天还是个孩子啊QAQ

2017-06-24 热度(46) 评论(4)
评论(4)
热度(46)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