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关注!
主要更新摄影和全职w

【喻黄】Army 5

*题源 Ellie Goudling 《Army》

*师生设定 1 2 3 4

*When I'm with you, I'm standing with an army.

 

这次他要收拾自己制造的垃圾,喻文州欣然同意,然而回到班上猛然想起喻文州还是没和他说生日快乐。

黄少天觉得有些苦恼。但二轮复习的作业还是在他手下按时完成,挤出了时间来练字。

“哎黄少天。”同桌用手肘撞了下他,他赶紧提起笔,但还是画了条简谐运动的曲线,“呃,对不起。”

“没事。干什么?”黄少天甩了甩脑袋,还是好说话的样子,不过练字的本子已经合上了。

“等下阿鲁巴你怕不怕?”

“……”他心想这人有病吧,学校什么时候才会统一要求坐单桌,“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黄少天确实话不少,喻文州为他这种有时会简洁之至的说话风格而感到有趣,他给自己建立的雷区错综复杂,有些情境下一颗雷会成了哑弹,有的人自以为拆弹专家就可能碰上炸开的哑弹。

他现在正感觉心里的雷区一次性被踩中好几颗,炸得像放烟花那样缤纷多彩,笔下的“sad”每一遍都力透纸背。

喻文州悄没声儿从教室后门摸进来,同桌正试图再说些什么,黄少天凭直觉扭头去看喻文州的方向,成功使得他的同桌噤声。

班长压着晚自习结束前的两分钟给“每日寿星”做个小庆祝,黄少天听大伙唱生日歌,不自主地也张嘴对上了口形,而喻文州的视线像红外瞄准器那样锁在他的后脑勺上,带来性命危险,他佯装看后黑板上的祝福和鬼画符,扬了扬下巴瞟一眼喻文州。

喻文州却浑水摸鱼,附和着喊“生日快乐”的呼声说:“生日快乐。”

黄少天读出了这句没声音的话,盯着喻文州张开又抿紧的嘴唇,感觉脸上发热,于是垂下眼睛撑着脸反思、消化这无端端的不平静。

喻文州真是和她们说的那样撩也不该撩到他的呀,他心里这头老鹿都坐上摇椅戴老花镜看报了,又突然跳起广场舞,挑战速度与激情,怕是要心律不齐。

“请你来发表感言呢。”喻文州走过来拍他的肩,他刚刚已经是神游太虚了,被这只手弄得一惊。

黄少天搔了搔头,石破天惊:“谢谢大家,但是我……什么也不想说。”

随着下课铃的打响,爆发出一片放肆的笑声,黄少天好不容易冷静下来想了想,推开凳子转身就往教室外跑,在喻文州面前带起一阵有沐浴露气味的风。

战争一触即发。

目之所及有许多男生跑着围堵黄少天,仿佛是绿茵场中追逐同一颗足球,球在人在,即使毫不相干的人也会探长了脖子跟着闹哄,确实能在空气中激起青春和少年的波澜壮阔,喻文州看着有些唏嘘,鸡飞狗跳的场面疯疯癫癫,汇入了某股时间洪流,洗刷人情世故,或许被淹没,或许淘出金沙来。

黄少天最终被架起来的时候一副英雄就义的凛然表情,不知道看没看到他,但他倚着围栏笑了。

选择这个专业到真正变为职业,英语系的男女比例一年年走偏,纵是喻文州这样敛着锋芒,也还是受到过一些校友的关注,而他不喜欢趟任何不平静的水域,被迫学会了游泳,被不知名姓的数只手推进深水区。

 

 

这几天,写不出。……

2017-06-17 热度(35)
评论
热度(35)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