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年了,遇见你很高兴。


日常:喻黄 叶受 张安 摄影

【喻黄】Army 3

*题源 Ellie Goudling 《Army》

*师生设定 1 2

*When I'm with you, I'm standing with an army.


就像新时代的师生关系是把双刃剑,太亲密无间了没有威慑力,太严肃疏离了没有亲和力,学生也是一年年的不同,就算有老教师倾囊相授,但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又是不同的。魏琛每天几条微信来问候一下喻文州,毕竟新老师多从普通班开始带,教的好很快就可以带实验班,有些差劲的普通班更是难打破的铁板,也许带两至三届普通班也还是没法翻身。

魏琛还是很看好喻文州的,喻文州告诉他,班上有个挺有意思的男生。魏琛回复的“谁???”让喻文州莫名感受到这个分班是有黑幕的。

“叫黄少天。”

“……那小子是我外甥。”

“……哦,要特殊照顾吗?”

“别吧,文州。”

“他低血糖?”

“什么??”

“魏主任这不是您外甥吗?我问问。”

魏琛当即打了个电话过来。

“我在学校算他监护人,他总不肯给我添麻烦,打个哈哈就盖过去了,不好好回答问题。”

“要特殊照顾吗?”喻文州这次是认真地在问了。

“尽量吧,让他三餐正常就行,他瘦得跟猴似的,还觉得我肯给钱就是有人性了。”

“好,有没有资金支持,领导?”

“这个再说。”

“就是说,我也会慢慢地自愿掏腰包吧。”

“文州,我很伤心。”

“主任,我一定努力。”

喻文州笑着挂了电话,其实这一节隐隐约约的故事,像电视剧。但艺术源于生活,很多不可想象的事在现实中是发生过的,都是赤裸裸的渺小的真实。


结果几天后真变成了喻文州自愿掏腰包了,他没有什么经济负担,定期汇款给父母,有点像“包产到户”那句经典的口号,“给足了国家的,剩下是自己的”。

黄少天奉圣旨不得不和喻文州一起吃饭,他扒拉着饭碗里喻文州做的鱼肉吐槽:“老师,天天和我一起吃饭,真的好吗?虽然我一点都不拒绝好吃的饭菜,可是除了睡觉时间一直有老师在身边,真的可以重创年幼的心灵啊。”

“吃饭说话,容易咬舌头。”

“才不……我靠!”黄少天捂着嘴可怜地眨眼,眼眶红红的。

喻文州递上纸巾去,顺手摸摸他的头。“吃亏了吧。”

“是是是,不听老鱼言,吃亏在眼前。”黄少天缩了脖子躲开。

“你的书写,直接把作文分拉低了三分,要不要练字?”

“我可以拒绝吗?”黄少天抱着碗委屈巴巴地抬头。

“怎么能拒绝老人呢?碗给我吧。”喻文州站起来准备去洗碗,而黄少天揽下了碗碟,又拧起了魏琛说的那种性子。

“我天天吃你的,连碗都不洗,老魏会揍死我的!”

“这件事,是我乐意的。早点回班自习。”喻文州搭上手,又一次碰到了黄少天的手臂,让他安静下来。

黄少天坐下来,捧着杯子喝水,他想喻文州应该感知得出这种异样。

喻文州从厨房出来的时候,黄少天还坐在背对厨房门口的位置,如果不是手上还在滴水,他真会受自控地去揉揉这颗脑袋。

黄少天听到喻文州的脚步声,提起门边的垃圾袋跳着脚穿鞋,落荒而逃。

喻文州被关门的动静唬住了动作,他本该告诉黄少天,魏琛送了个小蛋糕过来,开课两周,今晚是英语周测,他可以吃了蛋糕、过了17岁的生日再走,晚点也不怕。

他想着冰箱里的蛋糕,在教师宿舍高度逼仄的楼道里一个人走。他从来都是一级一级地走,而黄少天会径直跳下最后三级。白炽灯泡发黄,磨砂纹瓷砖打滑,这一切都在缓慢地老去,而发泡的奶油拉花精致漂亮,过了今天也还是那个模样。

但黄少天17岁生日只有今天。

他回身三步并作两步,跨着台阶回去把蛋糕拿出来,心里舒服了许多。

2017-06-12 热度(44)
评论
热度(44)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