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做神仙谁饮酒。

【喻黄】Army 1

*题源 Ellie Goulding 《Army》

*师生设定

*When I'm with you, I'm standing with an army.


喻文州让学生挨个儿上台去做自我介绍,他在教室后看。

其实他早背下来这些座位表上的名字了,只需要一节自习课,他就能把名字和脸匹配起来。

替他安排的魏琛,算是校友、老前辈,却和这些不到30岁的老师都合得来,而喻文州,别人说他能和任何人进行友好沟通。

高三重新分班后的这个普通班,是他独自带的第一个班,作为教英语的文科班主任,26岁的他把开学第一天的一切安排得很好。

下一个该上台的是黄少天,他是被同桌叫醒的,他很瘦,头发颜色偏浅,在7月底5点20分的太阳光下尤其明显。

喻文州注意到了,黄少天站起来,有些勾着肩往讲台走,少年的脊柱在脖颈后节节清晰,像植进去的骨架不大合适,有了意识,要抻出手脚来逃走。他大概没有一米七五,虽然下巴上有不干净的胡茬,但轮廓还是少年的样子。

黄少天随手拨了拨头发,夏季短袖校服歪斜地挂在肩上,他抬头看向喻文州笑。班里突然响起掌声和呼声,要么是校园红人,要么早就和大部分同学熟悉了。黄少天清了清嗓子,他一下午没喝水。

“鱼老师好,大家好,我是黄少天,我还在长身体……”他抬起手在头顶上比划,“大概吧,希望大家愿意帮我带早餐,给我机会多睡一会儿好长高,不服的等学完这一年后网吧solo,输了的以后每天给赢的网上叫早餐外卖,是不是很带感?”

班里一片哄笑,喻文州捕捉到黄少天念错的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因此多了个学生给他起的花名,拉近关系,也没什么不好。

然而黄少天的单口相声还没结束。

“不知道鱼老师有没有女朋友,没有最好,全班一起单身最好!谢师宴就可以表白加相亲了!再来一遍,我是黄少天,大家多多关照啦。”

可谓是掌声雷动,而喻文州巍然不动,动手附和两下就又站定,带着微笑。

之后的那些自我介绍中规中矩,喻文州感觉有些累,向后倾了倾身子,还没靠上后黑板,想起上面都是粉笔字,又直起身。

他时不时去看黄少天,黄少天好像还没睡够,单手撑着脸在听别人的自我介绍,会跟着给每个人鼓掌,有时跟着起哄,但都把握着分寸,让喻文州觉得这个度量是从自己心里剽窃去的。

明明就还是个少年,有很多事情还有权利逾越放肆一些的,虽然打盹经常被列为不正确的,但和过早地去熟知人心容量深浅并实践相比,在一个高三的男孩儿身上,喻文州想选择忽略。

喻文州让大家在花名册表格上写自己的生日,剩余时间自习,走到黄少天身边问他:“刚才睡觉呢?假期没有休息好?”

“没有啊,就是困呗,课间睡着后没听到上课铃,他们都没叫我。我猜都在看你呀,老师。”黄少天大剌剌地解释了一下,打了一套太极转移火力。班上女生居多,听到后抬起头来小声吐槽,男生也有些在笑。

“班会课,今天没什么要紧的,大家认识一下,假期综合症还没好的睡一下也不怕,毕竟晚上还有数学摸底测验。”喻文州看了看时间,听着一串乱糟糟的悲切声音,“去吃饭吧,今天早点放你们。”

大部分人一下儿就跑了,黄少天搭着别人的肩膀悠哉游哉,回头对喻文州说:“老师,你衣服后面沾上粉笔灰了!”

喻文州点头表示谢谢告知,心想,他实在是瘦得厉害,在写生日的时候那只手上的静脉血管青色或紫色,从哪块突起的关节上攀过,都很明显。

明明灵魂像阳光,身子却像古樟。

干枯得成了喻文州夜晚的梦魇。

2017-06-10 热度(90)
评论
热度(90)

© 科洛里恩
Powered by LOFTER